ko電玩城|那時年少

時間總是悄無聲息的向前奔跑著,卻把回憶不小心落在了後面。陌生的街道上,偶爾似曾相識的微笑卻總讓ko電玩城心裏一陣悸動,想起你。

  第一次見你是高中剛入學那會兒。彼此陌生的同學從各個鎮上彙聚到市裏二中上學。老師按照身高和成績分座位,成績好的和成績差得坐在一起,大概是想讓大家一起進步的意思。我的個子在班上也算是高的了,自然被分到了最後一排。你被老師分到了我前面的坐著。按說你跟我還高點吧,不過還好,我還是可以看得見黑板的。再說,坐在我身邊的還是個女生,這也是我不願換座位的原因。後來我和同桌還成爲了最好的朋友。

  我本來我就不是一個愛講話的人,更極少和男生講話。若是在公衆場合,我講幾句話就會臉紅。我們本該無交集的。也許不是你唐突的請教我一個題目,也許就不會有後來。

  你在班上總是一位極其活躍的同學。上課總是積極回答老師的問題,下課後和大家打成一片,也愛唱流行歌曲,後來你還教大家唱周傑倫的歌呢。當然也有缺點,那就是上課喜歡在下面吃零食,也愛講悄悄話。我坐在你後面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啊。說來也怪,你在下面沒怎麽聽講,但是老師一提你問,你還是可以正確無誤的回答得上來,實在是到現在也還是讓我佩服。所以老師也還是蠻喜歡的你的。而我確實不愛講話,安靜的可怕,甚至沒有我大家也不會注意的人。

  一次,下課後,你突然轉過身問我剛剛老師講的數學題,著實把我下了一跳。你怎麽會問我了,天知道,我那時數學可是一塌糊塗啊。我支支吾吾說,老師的剛講的我也不太懂,正在抄筆記。你說了句,你聽課不是很認真麽。那你筆記做好了給我看一下啊。我說好。你繼續出去跟其他同學玩去了。如果你當時稍微注意一下,那時我的臉早就紅了,我可以感覺到我的臉正在發著燒。這該死的臉,總是不聽我的控制,無緣無故的紅。當然還是有點虛榮心作祟,我把那次的筆記做的格外的認真。自那以後我筆記做的都很認真。因爲我不知道你什麽時候會向我借筆記。後來,你經常沒事就和後面的我們說話。因爲你太活躍了,同桌就有點煩了,而我當時卻不這麽認爲。我感覺你的話語總是會讓我喜笑顔開。每次你還沒走進教室,我都可以感覺到是你來了。而且我會不自覺的注意你的一言一行。

  學校要舉行秋季運動會了,我知道你報名了。你知道嗎,爲什麽偶爾你可以在早上的操場碰到我?其實,不是偶爾,而是我知道你報名後天天都在早上晨跑,因爲我知道你會出現在那裏。

  我記得那天比賽,3000米的長跑馬上就輪到你了,廣播上叫著你的名字,你卻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操場上不見你的影子。操場上的我心急如焚,暗暗著急,心想你有可能還在教室,我一口氣跑到教學樓四樓,卻發現你不在那裏。我又折回操場,幸好你在那裏已經做好預備姿態了。我跟著班級其他幾個同學在軌道旁邊大聲喊著加油,聲音很大卻被噪雜的說話聲淹沒了。最後,大家也累了就坐在地上看。而我,也不知爲什麽,也許是想鼓勵你吧,在軌道外脫去外套讓好友幫我拿著,袖子往胳膊肘上一捋,就跟在你旁邊跑著,嘴裏大聲喊著你的名字加油,這聲音震撼著我耳朵,卻淹沒在了熱鬧的人群。你向一個鬥士一樣,隨著耳邊呼呼的風聲,朝著目標奔跑著。你的好友在終點迎接著你。那天我記得你後來的成績是全校第二名。多麽值得高興的日期啊!也許,那天並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但是我的心裏卻自顧自的歡樂起來!

  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你了,可是在那個時候談戀愛是不允許的,而且我也不可能向你表白。我更希望男生向我表白。況且在我看來那時如果談戀愛,太自私了,花著父母的錢,還不好好學習。爲此那時的我經常感到深深的自責,腦袋卻不聽話的經常冒出你的樣子。

  後來爲了給高考的學生騰出考場,男生的宿舍要給那些外校生住。老師說讓男生把書本放到女生宿舍。不然等我們放完假回來,書本可能會丟。那時,我的心裏很希望你會向我提出請求把書本放在我那兒。可是直到那天下午你還沒有跟我說。我最終還是沒有耐住性子。乘著下午第三節課下課後,我在教室外的走廊對你說,你的書本要不要放到我那裏啊,我那裏有空的地方?還沒問完,你說,你已經有地方放了。我的臉紅了起來,當時我感覺這就是一場赤裸裸的表白,裏面更多的是我自作多情的成分。估計那時你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吧,看見我臉紅了,也跟著紅了起來。

  在後來調了位子,我們隔得遠了,說話的機會也就變少了。我雖然想跟你說話,但是我不願主動去找你,而且我又不喜歡說話。一次偶然間,聽你的朋友說你的女朋友怎麽怎麽了。我心裏突然間的難過起來,原來你是有女朋友的,而我卻那麽的自作多情。

  在後來,經過一次分班,我們不在同一個班了,我在一班,你在二班。我們的教室僅隔著一道走廊,可我感覺這隔著的不僅僅是一道走廊,而是兩顆心的距離。你還是會整天嘻嘻哈哈的往我們班上跑,找你的好朋友說話,當然也包括女生。可是,卻沒有找過我,除非面碰面了,互相問候一下。也許在你看來我們僅僅是前後桌的關系,而我卻把你刻在了心裏。我無數次告訴自己別在自作多情了,可是記憶總是與我作對。

  在後來,聽說你辍學了,這怎麽可能,我爲了求證下一才,跨過了自從分班後就再也沒有跨過的走廊去找你,卻發現整個班級的的同學都在,唯獨缺了你。若我知道及時,我真想豁出去去勸你讀書。我始終不曾相信一個那麽成績優異的人說不讀書就不讀書了,我相信你一定是有什麽苦衷。

  在後來的後來,就再也沒有你的消息了。而我也該爲自己拼搏一回了,馬上就高三了。我的日子也這樣波瀾不驚的過著,雖然我還是偶爾會想起你。

  也許你至今都不曾知道有個人曾經喜歡過你。但那個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一直祝福你,希望你過得開心幸福!若青春可以放肆一些,我願意大膽一回,在你離開之前向你輕輕吐出:我喜歡你!也許就不會給青春留下遺憾了吧。

隨風來到這條小溪,淙淙的水聲告訴我,風景是永不眠,時刻演繹著幽靜、曠遠。心緒還來不及醉入碧綠的翡翠中,被呼哨一聲的樹枝抓起揉進了紅色的星星花裏。眼睛頓時迷失了感覺,恍惚聞到柔軟的味兒;耳朵在睫毛間喪失了視覺,朦胧旖旎的嫣紅一片;肌膚于耳蝸中丟失了聽覺,風睡去了點點凡塵,是花,是風,是孤單,是意念,無從分辨,無從知曉。

花是情人的手絹,風如醉酒的胡話,孤單似黎明的謎團,意念擠滿了一樹的熱點。那一朵是黛玉的淚珠兒,冷傲。這一朵含羞著嫦娥的胭脂,奔放。還一朵可愛得如媚娘綻放出宇宙,包容一切。

近看是一朵朵,朵成了雲團,粉化成蝶,羽化成蜂,同時振翅敲響了安靜的晨鍾。刹那間,岸邊的微雲消散,在草的肩頭挨挨擠擠地還給了春的顔色,贈與綠之盎然,爾後綠的濃烈、飽滿。啵啵啵地沁入生命的河流,破解了生命的頁碼無數。草尖裏的雨不甘示弱,偷偷地吻醒了藍天面容,小心地觸摸著天之脊梁——白雲。

一切都澄明了,那是爛漫的晴天。

遠處,那一樹樹的繁花,細碎成了星點,沒有芳香,也失去了輕盈,定格成了風景的破碎,一直塑料成一張平板畫,就算挂上千年,依然破碎,只不過年輪會給予它古董的榮譽稱號。

一目了然,這是一副山水畫,冷冷的水面是暖暖的花。

隨夢跳轉在時空,找不到依托的平台。稍不留意滑落的夢就此匿迹,身心抖落在秋日的原野。風顫巍巍下的谷粒,飽滿的是星星還是淚滴?更或許是汗雨。

星星在夜晚是活躍于天宇中,白天隱介藏形,借高粱的翅膀滑入快樂的魂萦,存貯了多少夢想在谷倉裏,貯著藏著,高粱就不堪重負地彎下了脊梁,連連說謝謝,夠了。可曾知道星星的數列幾何?那是銀河寂寞,卸下了壓力飛梭。強健的高粱杆子是不喊累的,漲紅了臉,淌幹了汗液還是滿載著星星們的希望,在這個秋日染紅了血液,也美化了天空。

星群不見了,希望點燃了,它們或許該回家去。此刻的我還在高粱上吊著,高聲歡呼秋日的輝煌,有誰聽得見?獨獨寂寞,踽踽而行。金色的陽光你聽的見麽?若能聽見,請架起彩虹一條,我好下得地面去。我是一個易碎的花瓶,請時光好好珍惜保藏。惬意的畫圖,我的腳步都舍不得離去。

何時?淚水跳轉出了眼睛,飛舞在河灣的傍晚。迷倒一片寂寞,河灣泛起漣漪,它們在唱歌,歡笑,掄起年輪的溫柔一縷縷地彈奏著,是心傷的竊竊私語,是久別重逢的心聲,是聒燥不安地漩渦,是絮叨不停的偎依。河灣的水滴是淡淡的詩意,眼中的水滴是鹹得傷感。同樣都是水,爲何鹹淡不定。正因爲你是河灣,我是淚滴。

八百年前,我們都是一家,八百年後,我們依然是一家,沒有分過家,也沒有吵過架,只是生活的精彩演繹了各自的畫面。時而你在畫裏,時而我在畫外。抖顫的淚珠兒,低賤了寶石的價格,看那光華是萬裏挑一,溫柔絕無僅有。它們悲苦了風雨,卻懂得了人生的哲理,從哪裏來,回到哪兒去?眼睛著實好郁悶,淚水來自于我,卻跑到水窪裏去?

一灣逝水緩緩地親吻河岸,那麽安靜。水中,滴落的溫柔下,楓葉一片,它是上天的尤物來至秋天的問候,飄灑在水底孤獨了無數年輪。落寞了無數春秋、它似乎很恬靜,透過空明看眼睛。

告誡眼睛,來自于水的淚珠,當然回到水中去。我來自于春天的綠色,卻背叛了綠色,成就一片楓葉染紅了秋日的彩霞,泣血了夕陽,輝煌了一日日,終于熬不過夜色蒼蒼,沉澱在靜默的溫柔裏,點點火焰依然閃爍,在溫軟的流裏默默地回憶故事。身上的紅色火焰終究會逝去,明日我還將腐爛成綠色,書寫另一個春天。

誰的眼睛寂然,任由淚水滑落在水之年輪。

誰的眼睛還在傷感,徘徊不前,去遠處玩耍一番吧!別在殇裏醞釀風景,也別在枯寂裏思念過往,逝去了歲月還能怎樣?不會誕生出翺翔的翅膀,也無法溫暖出甜蜜的陽光。

夢使出渾身解數騙取了眼睛的光芒,瞬間突飛,來到丘陵地帶。好美!眼睛俯瞰綠色山丘。只要降下雲頭,綠瑩瑩的梯田送上懷抱,隨著心情醉入膏肓,誰都願意做那春天的一抹陽光。

詩歌的蠻荒時代已過,頁面參差在五彩斑斓裏,擡頭是桃花的粉黛顔容,低頭是蟲鳴陣陣。拾起那委婉的歌喉,踮起腳尖,讓蟲鳴沾染于花顔的搖曳裏,煮起一陣陣春的腳步在山的那頭,連接山的這頭,都是飛揚的浪漫,都是孕育的希望。

春活過來了,在夢醒的時候活過來,存放了秋的血液,冷靜了雪的潔白,它活得大地都失去了空間,索性腆起肚皮讓春意更盎然。我也想踩著大地的肚皮,與春光嬉戲。咦?我身在何處?

此刻,ko電玩城的眼睛藏在花瓣裏,心卻迷失在腳步間,靈魂也化作綠草醉的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