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送體驗金/我的奧運火炬夢

2004年暑假,當全世界都把目光聚焦在了雅典奧運會時,2019送體驗金卻始終不能將眼睛移開病床一刻,因爲我希望能在第一時間看著我的母親從術後的昏迷中蘇醒過來。半年前,母親因爲急性腎衰竭需要換腎,但腎源遲遲找不到。在普通藥物似乎已經難以維系母親漸行漸息的生命的時候,好心的醫生決定先爲母親免費做血透。我至今仍深刻記憶著母親第一次做完血透後的情形。那天,母親是被父親背回病房的,臉上已經沒了血色,無論我和弟弟怎麽叫“媽媽”都沒有用。那一刻我以爲母親真的要走了,我哭泣,絕望了。醫生也說從沒見過做血透會這樣的,可能是體質太差,只能看明天了。“母親,我能爲您做些什麽,請您告訴我,我總得爲您做點什麽呀!哪怕躺在那兒的是我而不是您!”我心裏無數次難過地哭喊著。也許是母親仍放心不下我們兄弟倆,亦或許是母親堅強的個性和強烈的求生欲望終于讓奇迹發生了,晚上母親漸漸地醒了過來。

我什麽都沒做,一直都是……

我很慶幸自己當時沒有和他們一樣,盡管我只是默默無聞。



半年後,母親的腎源找到了,手術很快就能進行了。母親您聽到了嗎?我們就快要回家了。

只有這來之不易的幸福,我們才能懂得如何更加細心地去珍惜她,呵護她。

有幾個大膽的男生,每當她走進教室的時候都會像怪獸一樣亂吼,給她加上很多難聽的“外號”。現在我已經不想再說那些到底是什麽樣的“名字”……

那天,我和弟弟去買母親術後要用的新毛巾和臉盆,拿去特護病房消毒。一路上我們什麽也沒說,我想他真的有點害怕。回來後看到父親一個人坐在手術室門口抽煙,昏暗的手術室過道裏,父親手中刺紅的煙頭此刻就像母親的生命,時暗時亮。我知道,父親已經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他真的累了,他現在要想的事情太多了。

2019送體驗金並沒有去勸阻那些取笑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