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150yd7"></blockquote><i id="150yd7"></i>
      1. 賭色碟網,流淌在逝去歲月的溫馨

        • 時間:
        • 浏覽:4137次
        • 來源: 博客園

        一場雨,一把傘,一個人,漫步在賭色碟網和你一起走過的小徑上。
          遇見你是在早晨。依稀記得,陽光很明媚,我懷著對初中生活的向往與憧憬,來到了這間教室。我的目光在人群裏流轉,看見了熟悉的電風扇在頭頂旋轉,看見了熟悉的桌椅擺放在教室。然而卻尋覓不到熟悉的面孔與身影,心裏湧起了一絲落寞。于是一個人悄悄的坐在角落裏,等待天使的到來。
          你來了,熱情的向我做自我介紹,熱情的拉著我的手,讓我融入到新的班級體。從此我的世界就多了一個你。你就像那天暖暖的太陽。
          我和你一樣,一樣是簡單的女孩。願意用最簡單的方式來書寫我們的友誼.
          當一輪紅日從東方慢慢升起時,我已騎著單車,使盡全身力氣往學校飛奔,因爲我知道,你在學校門口等我,和你一起讀書;當老師宣布下課的時候,我一定會來到你的座位和你聊天,因爲我知道,你在座位上等我,和你一起暢談;當夕陽和彩霞彌漫天際時,一定會有我們兩個小女孩,在夕陽下揮手告別,因爲我們渴望和彼此多呆一秒鍾……
          我和你一樣,一樣是熱愛文學的女孩,願意用文學將彼此的心系在一起.
          你讀《邊城》,抹著眼淚對我說,翠翠和爺爺的親情太感人了,就像自己和爺爺,而爺爺卻已到達令一個天堂.我就默默陪著你,任你把眼淚鼻涕抹在我的衣服上;我讀海子,滿懷憧憬地對你說,長大後,我也要有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你激動的告訴我,你要在那所房子裏,陪我一輩子……
          我和你一樣,一樣是懵懂的孩子,願意用懵懂面對生命的雨季.
          夏夜,你來我家玩兒,我和你抱著一大堆零食,爬上樓梯,坐在樓頂上,吃著零食仰望星空.凝視著迷人的月色和閃爍的繁星,你臉紅的告訴我你心中的秘密,我害羞的說出了我的故事.我們勾著小指頭,約定著讓它成爲永遠的秘密.又是夏夜,月色依然迷人,繁星依然閃爍,同樣的場景,不同的是在你家.那晚我們都哭了,我們不再有坐在同一個教室,聽同一個老師講課的機會了.我們彼此約定,以後見面一定要給對方一個擁抱……
          而現在,見面了只是相視一笑,彼此都不願先爲對方展開雙臂.或許是現實的距離拉開彼此心的距離.終于在那次鼓起勇氣,假裝若無其事的遇見你,告訴了我們之間的距離.你用孫燕姿的歌說:“有一種叫做時間的東西說,沒問題,最後我們會痊愈.”
          一場雨,一把傘,一個人,尋覓著我們走過的痕迹.突然間發現:樹上的蟬兒叫得和那年一樣響亮,流淌在逝去歲月裏的溫馨依然芬芳!

         風吹夢醒後,不見紅酥手。桌邊誰的玉簪頭,尋尋覓覓中,似夢非夢,你在哪等候。——題記
        走過“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的青澀,走過“繡面芙蓉一笑開,斜飛寶鴨襯香腮”的風情萬種,走過“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的寂寞,走過“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的清冷無奈,走過“寒日蕭蕭上鎖窗,梧桐應恨夜來霜”的孤獨惆怅……越過千年,我走近了你,我讀懂了你—李清照。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鹭。”少年時的你,天真頑皮,劃著小船,嬉戲于藕花深處,竟連回家的路也忘記了。回舟誤入曲港橫塘,驚飛了棲息在花汀漁浦的鷗鹭。因爲出身于城市,你不僅可以劃著小船,嬉戲于藕花深處,而且可以跟著家人到東京街頭,觀賞奇巧的花燈和繁華的街景。現在想來,這一切該是造就你婉約性格的原因吧。
        天賜良緣,琴瑟相和,出嫁後,你與趙明誠情投意合,如膠似漆。然而幸福美好的生活卻如此短暫。朝中新舊黨爭愈演愈烈,活活拆散了你們這對鴛鴦,讓你們飽受相思之苦。“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濃濃的重陽節日氣氛,是否又讓你悲涼的心境增加了些許憂傷。哎,“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金人鐵蹄南下,南宋王朝腐敗無能,自毀長城。你那首雄渾奔放的《夏日絕句》“生當作人傑,死亦爲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痛快淋漓地反諷徽宗父子的喪權辱國,一個“人比黃花瘦”的柔弱女子,竟有這樣一顆铮铮愛國之心不屈之志。你的人格像你的作品一樣令人崇敬。你既有巾帼之淑賢,更兼須眉之剛毅;既有常人憤世之感慨,又具崇高的愛國情懷。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你和丈夫流落江南,飄流異地。而趙明誠更因心情郁郁,後死于上任湖州知事途中。又是一年梧桐夜雨之時,你看著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淚千行,但還殚精竭慮,編撰《金石錄》,完成丈夫未竟之功。只可惜,你無依無靠,呼告無門,貧困憂苦,流徙飄泊,最後還是寂寞地死在江南的煙雨之中。李清照,我爲你而心痛,而哀傷,而惋惜。
        “詞苑千載,群芳競秀,盛開一枝女兒花。”讀著這句詞,我腦海中又現出那個獨自泛輕舟的你;那個雨疏風驟又添新愁的你;那個濃睡不消殘酒的你;那個有多少事欲說還休的你……
        錦書已經不在大雁卻仍舊,賭色碟網飲盡杯中昨夜的溫柔。——後記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