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亞遊試玩,愁思飛揚

愁思如雨,絲絲縷縷。

愁,最愁;愁,最美。

秋天的腳步向ag亞遊試玩們悄悄地走來,秋姑娘匆匆忙忙地給梧桐樹換上了金裝,秋風掃過,吹落了它的樹葉。樹葉紛紛落下,有的像蝴喋在翩翩起舞;有的像黃莺展翅飛翔;還有的像一位位舞蹈演員那樣輕盈地旋轉,猶如童話世界中一樣的迷人。秋風過後,地上滿是落葉,像鋪上一層厚厚的金色地毯,踩在上去軟綿綿的,輕飄飄的。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他,李煜,南唐的最後一位帝王,在國家滅亡之際,發出這樣的感慨。夜很靜,梧桐樹搖曳,葉飄零。他獨自登上西樓,遙望群星。月慘白,宮中死寂,宮外一片狼藉。曾經的琉璃如今已成碎瓦滿地,往日的輝煌此時已成一片廢墟。在別人眼裏,他是昏君`亡國之君,但在我看來,或許他只是無能爲力。此時,他終于懂得愁了。愁`國愁。

春天的腳步臨近,一場綿綿的春雨下過,梧桐樹盡情吮吸著這春天的甘露,在地母親的乳汁。在明媚的春光上長出新生命,那一片片嫩綠的新葉在陽光下舒展著,向人民展示它們的活力。顯得一派生機。

第二年的春天,梧桐樹又醒了過來,換上新裝,神彩飛揚地站在那裏,又是一片生機勃勃,讓人賞心悅目。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他,一位遊子,流離他鄉,沒有方向。夕陽昏昏沉沉地緩緩下墜,撒盡了輝煌,似乎要進入夢鄉。這位遊子,只身一人徘徊在鋪滿落葉的小道上,一匹嶙峋的老馬撐著呆滯的眼神,緩緩地,邁著疲倦的步伐,跟在他身後。馬蹄與石子互相碰撞,擊響了秋的悲涼。遊子憔悴的面容,揉碎在肅殺的寒風,已經絕望。狂風碎屑,愁雲摻霧……無限的愁緒萦繞在他心頭。愁`鄉愁。

它是那麽美,就是到了冬天,被狠心的風婆婆奪去了美麗的外衣,但它始終沒有皺眉頭歎氣,仍挺直了樹杆。它感動了風爺爺,冬爺爺給了它一床冬被,梧桐樹高興地接受了這份意外的禮物。過了不久,梧桐樹躺在冬床上沉沉睡去。

夏日,烈日無情地照耀著大地,一些花草樹林禁不住烈日的幹烤,最後死去。梧桐樹卻若無其事,長得郁郁蔥蔥、蒼翠挺拔。盡管太陽那麽無情,它卻長得那麽壯大,葉子重重疊疊,找不出一絲縫隙。它的一張樹葉就是一只綠色的手掌,托起一輪驕日;一棵就是一把遮陽傘,它遮天蔽日,在陽光下可以歇涼,再加上一陣清風習習,讓人百涼爽。課後,同學們在操場上玩耍,可那輪烈日卻讓我們無法盡情享受夏天給ag亞遊試玩們帶來的歡樂。此時此刻,它撐開它那把“大傘”,正向草木、人群、大地甚至世界上一切具有生命力的生物展示自己旺盛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