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看過花開,所以知道花落很淒涼;曾經做過美夢,所以知道夢醒時分淚成殇。此時此刻,青海兼職網蘸一筆濃濃的墨水,塗鴉幾分淡淡的流年,刻下一段莫失莫忘的情思。
                  ——題記

                  季夏初來,七月流火已芳菲;夜半無人,獨上高樓飲西風。憐星邀月,青春做普歲月爲弦,奏響了今生浪漫的憂傷;素筆點墨,炎炎夏季萬紫千紅,描摹了青春肆意的芳華;愛已成詩,淡淡流年淡淡文字,吟斷我千年柔情的血淚。

                  小時候,天真爛漫。哭,我努力的哭,不去想淚是否會流幹;笑,我盡情的笑,不去遮掩紅塵中的俗套。長大了,不再這樣了。哭,我找一個安靜的夜默默的流淚;笑,我選地選人迎合大家的心聲。並非是我不想長大,只不過,越長大越孤單,越長大越複雜,對于一個向往簡單的我來說,這的的確確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我不知道何時才算長大,因爲我知道當我發現自己長大的時候,早已被憂傷纏綿,早已被相思縛繭。歲月悠悠,往事哪堪回首,可卻又不得不回首相望,以免遺落了記憶裏的笑臉。兒時快樂的煙火,或許有那麽一天會再次綻放。

                  一季繁花爭豔,引來無數才子佳人千古傑作;一場盛世年華,道出人性善惡真假多麽難辨;一次傾城相遇,奏響今生悲歡離合的瑟瑟琴韻。那天,那地,那景,那人,我依稀記得。那天,黃昏時分,陽光喧囂了一天,變得安靜了,遠遠望去,像是一個玩累了的孩子,倚靠在山的肩膀上,漸漸的進入夢鄉。與此同時,上班累了的我,來到這一隅安靜的荔枝公園,悠悠的賞一方黃昏的柔美。我赤著腳,踏在又小又光亮的鵝卵石上面,隨意的享受著這淡淡痛疼淡淡舒心的按摩。路的兩旁,種滿了各種我不知名的樹,那葉子,在夏日裏顯得尤其青翠,一陣夏風掠過,搖搖曳曳,像極了一個熱情的孩子在像路人招手問好。特別是傾斜在湖上的柳條,柔美的曲線,像是一個舞者在對著如鏡的湖水,陶醉在自己的舞姿當中。我本著隨意的步伐踏在這甯靜的園中,萬萬沒想到。一個不經意,踏進了你的世界。在離你十步之遙,我擡眼望去,你就像是靜坐在時光裏的溫柔女子。隨風輕舞的烏黑長發,缭繞了我夢瑩萬裏的心;語笑皆嫣然的小嘴,柔軟的融化了我冰封千年的心;明媚如水的雙眼,似乎能看透我一世孤寂的心。並非傾國傾城,只是那一眸恰好傾了我這顆心;並非國色天香,只是那香恰好盈滿了我這顆心。在這最美的年華裏,上天讓我遇見了你,不問是緣還是劫,先深深的許下淺淺的心願:此生願與君相依,今世白首不分離。

                  曾經我不知道什麽叫相愛,那一刻我們卻相愛了,像是上天刻意的安排,我們沿著無形的紅線,千裏相聚在這個小小的一方甯靜中。不需要什麽山盟海誓,不需要什麽生死相依,我們只是簡單的來一次兒時的勾勾手,便在指間裏溫暖了青春刹那的繁華。

                  上天總是喜歡捉弄愚昧的凡人,所以才有了所謂的造化弄人。你來的是挺匆忙的,可走的也是如此的徹底,我還來不及再看一看你溫柔的笑臉,你已在天涯向我問好了。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傷感的人,可卻真真切切的傷感了一次,你就像是給我上了一堂最難忘最有意義的課,我學到的不是知識,而是懂得。你就像陪我演了最真實的戲劇,我知道的不是劇本,而是自己的心。用我最美的流年,祭奠我們最美的相遇,時光是最好的見證者,我們都曾用心的愛過了彼此。你說,還有什麽好後悔的呢?我說,的確沒有了。

                  一花一世界,一念一塵緣。一花凋零不了整個春天,一念斬不斷一生情緣。愛你已成過往,只是蒼涼的時光忘了帶走無痕的記憶,留一份憂傷藏在心靈的深處,寫一份相思刻在人生的高處。每每低頭與擡頭間,我總能看見你那溫暖明媚的笑臉,也總能感覺到拉勾勾的雙手間的溫暖與纏綿。

                  爲你,我曾快樂過;爲你,我也悲傷過;爲你,我曾期待過;爲你,我也失望過;爲你,我曾癡迷過,爲你,我也淡然過……曾以爲你是我的天下,可現在想來,天下卻是別人的,既然錯過了,那便錯過了吧。那些刻苦銘心的記憶,還是讓時光去淡淡掩埋吧。我知道,你是一個過客,只不過你是我最美的過客;你也知道,我也是一個過客,只不過我是你最癡的過客。

                  愛已成殇,何必再傷;你已離去,人間無愛。人在剛剛接受悲傷的事情以後,總會陷入一段盲目的裏程碑,因爲悲傷能將人所有的視線都遮住,連同那顆柔弱的心。有些人,一下子看清了;有些人,一輩子看不清;而我,不知道什麽時候看清了。只是覺得不快也不慢,就那麽剛剛好,就像我們的初見一樣。有些人,是愛情的專家,在他們面前,愛情無疑就是1-1=幾的數學題,答案無疑是化整爲零;還有一些人,是愛情的獻身者,在他們面前,愛情是人生的全部,失去了愛情就等于荒廢了整個人生;而我,是愛情的知音,在我的面前,愛情的確很重要,可卻不是我的全部。

                  放不下一個不想放下的人是情癡,放下一個不想放下的人是無奈的情癡,我不知道什麽時候懂得這個道理,只是知道我懂得這個道理以後,我就生出了這樣一份惬意的情愫:愛你,剛剛好就行了,不必太慷慨,不然堆積如海,讓我如何顧得來。現在我不強求自己忘記,也不強求自己記住,只是偶爾想起的時候,望一望遠方的山,看一看天上的雲,默默的捎去我的祝福。而過後,我還是得向前走起,沒有你在,我本不敢老去,可這俗身,終究免不了時間這條洪流的摧殘。既然不得不,那麽就算了,常懷著慈悲的心放過了別人,那也放自己一條生路吧。畢竟,蒼白的是過往,豐盈的卻是經年。

                  流年經轉,幾度滄桑,歲月涼薄了誰的情思,又褶皺了誰的容顔;時光清淺,幾經沉浮,掩埋了哪些碎碎的執念,又浮出了多少深深的感悟。給自己一個清新的世界,把自己幻化成藍色的蒲公英,隨著7月的風,做最後一顆紛飛的蒲公英。我不去尋找大海,我不去尋找高山,我也不去尋找你住過的城,只願落在悠悠的空谷中,獨自等待下一次花開。

                  曾經看過花敗,所以才知道花開很美麗;曾經做過美夢,所以才知道生活如此多嬌。此時此刻,我蘸一筆濃濃的墨水,塗鴉幾分淡淡的流年,刻完一段莫失莫忘的情思。並非被你打敗,而是因爲你,懂得了愛情。並非不夠情深,而是因爲遠,而淡淡回首。 

                  歲月一筆滄桑,繪青春成歌。光陰一窗寂寞,冷卻半箋年華。望桃花三千,紅盡我夢中年少。

                  ——題記。

                  人生如夢浮沉,彈指不過一瞬。細數走過的日子,多少回望,載不完心頭的一腔歎息!跟隨著過境的記憶,溫存出一紙匆匆那年,再回不去的年少。流光溢彩中的舊時光,像及了一個做不醒的夢,無數次徘徊在午夜的邊緣,看盡桃花三千。

                  光陰似箭,如白駒過隙,快之尋無蹤迹。這短暫的青春,似乎能留下最多的,便是那些耕織不盡的回憶,逝去的年華,徒增傷悲。雖說一直在時間中走走停停的回望和憧憬,懷抱著太多零碎的過往,期盼著夢中的未來,疲倦不乏身心還是會累,滄桑略爲明顯的標圖出不再年輕的容顔。

                  峥嵘歲月,猶如流水輕舟。有多少往昔在時間的變遷中,遠影無蹤。有多少過往在時過境遷以後,留下一紙荒蕪的物是人非。我知道,光陰在重重不斷地洗禮中,一次又一次的將以故事遺忘,我所銘記的美好,最後也不過重歸憂傷。無情的時間,似乎留下最多的空歎,便是回不去的那一段從前,那個輕狂的年少罷了...

                  美好的故事,總是經不起時間的蒼白。往事如是,記憶把每一處走過,定格成了以後的經過,都終歸往事。如同相薄,當經年以後,我用柔情的十指翻開時,泛黃的照片留下的只是快樂過的底色。這一點一滴的零零碎碎,塗鴉了我過去的多少快樂啊!你看那活潑爛漫的身影,還有那一張兒時無憂無慮的笑臉,爲何、會會讓人不斷地落下淚。

                  人生、對于走過的路,我總會在一個特別的日子裏想起。想起那些我曾經經曆的輝煌和落寞,想起那些我曾經歡顔笑語中的天真,想起那些和我一起在追夢路上走散的人。而今、屈指可數的不過僅剩幾人。遙遠的是海角和天涯的距離,而我便不斷的有了想念,這該是我對往昔,那不散的眷戀,我的懷念之所棄不掉的情懷。

                  有曾多少次故地重遊,又曾多少次黯然神傷。時常、會一個人走在過境的老地方,細數記憶,只道觸景傷情,一個令我無數次難忘的童年回憶。被數年時光將我眼前的這座園林,滄桑的再也找不回一絲可撈的痕迹,縱然撫摸著牆壁上斑駁的滄桑,總覺得像極了一位風雨中,胸脯的老人,她的臉有我數不完的皺紋。我的年少和我的樂園,這都是我兒時和小夥伴們經常出沒嬉戲打鬧的地方。

                  過往不留痕迹,太多的追思都不過枉然,夢裏飄落的花事,幾經循還往複的出現,落滿紙上的空句,有著太多寫不盡的空歎。就如我曾多少次不斷反複問自己,對于這些年走過的路,最後留下了什麽?對于這些年錯過的,又該怎麽去悔恨?也曾多少次輕握記憶,追思那些風景中走散的昨天,而終最後的最後,只是我對人世滄桑,疲倦身心的更懂了一些的悟得。

                  時間不斷地將經曆書成畫,而我自己又不停的回望。漸漸的也把心裏沉澱的東西,再也不願意選擇去用筆去寫出來,好多次我選擇放棄文字,不肯再提筆傷春悲秋,不肯在筆刻過往。好多次我選擇沉默無聞,即使疲倦,我也要走每一段自己的路。其實、一個人冰冷的太久會不斷的將自個兒淪陷給孤獨,寂寞不是不願陪同和關注,而是太多關懷備至,都將蒼白無力。心情、也揮毫表露不成章。

                  聽人說、回憶是一座橋,通往寂寞的牢。可一個人孤單的太久了,最無聊的應是回憶。面對那空虛的靈魂,怎麽都擺渡不出充實活躍的身軀,于是,戀上的回想,拉開了過去與未來一段又一段距離,雖片片浮動,卻絲絲入扣,久而久之的成爲了一種戒不掉的習慣,于筆尖輕劃中肆意妄爲,對白成滿紙空章斷句的追懷。

                  夢中桃花事,紅去幾年少。窗前看歲月,舊夢不再還。此刻黃昏、我想了很多,我也忘了很多,腦海似乎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空白過。或許、漫長的歲月,無情的時間,淡去了太多美好的東西,心中裝滿了五味陳雜之後,疲倦的便品不出它固有的滋味兒。我想,真的是這些年一個人走走停停的旅途,讓自己蒼老的已無書筆填詞做句。

                  我很感念初冬午後的一米陽光,當它輕輕挑起我的想念時,心卻是有了如此般的暖和。如果說、真的去想念的一個人,是一件最幸福的事,那麽、我也會很認真的去想念,再疲倦,即心安也歸處。讓漂泊在夢中的過往,在漸漸的回望遠去。讓時間把過不去的過去,讓人生把走不完的繼續走完,讓我擁抱這一份真實,還給歲月一點靜好,如此無恙。

                  三千桃花,何時挑燈看盡;數載流光,終究紅去年少;過往風雲,已是定數。年輪反複推敲,不再年輕的心無論我怎麽去空歎,亦是俯首帖耳,不過匆匆那年。數不完的夢裏桃紅,望不盡的紙上年少,是這悲傷,最爲真實的一種情感譜寫,讓人心碎又讓人沉醉,回憶其中而不甘蘇醒,如濃烈的苦酒,自醉其中。

                  人生這場戲,不管怎麽樣選擇去演出,從頭到尾,都不過是一個戲子。青海兼職網們都在時間的舞台上,懵懵懂懂的出場到最後徹徹底底的收場。這中間走過多少無人知曉的曲曲折折,只有自己才會真正的明白,那些辛苦,在歲月漫長的路上,爲成長付出過太多的酸辛。那些風景,在動情回顧中,爲記憶填滿了諸多往事,不堪回首中,才收獲了光陰這本厚重的經。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