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BET網上|出走

把夜點亮,那盞暗然的燭火,渺如茫茫宇宙中的一顆繁星,在寒風中微微灼燒.仿佛這個世界只剩下GVBET網上,呆呆的、空空的。我認爲我是冷靜的,每次都用最冷靜的目光觀察著周圍。

我終把那只鐵制小青蛙投入了深井,所謂的“放生”,在那個如血的黃昏。我踮起腳極力想往井裏看。只聽見清脆的一聲“撲通”再無其它。媽媽突兀地立在殘陽下,赤霞渲染不了她蒼白的面容。我跑過去拉著她的衣擺仰頭看她。一道小小的月牙形血痕烙在她的額角。我輕喚著,媽媽……風吹起她長長的發絲模糊了我的眼,她將幹燥溫暖的大手覆在我小小的手上輕輕牽起。她說,寶寶,我們走。

漫漫人生,茫茫俗世,我不知道在等待什麽。固執的我還能等待什麽?是生命中的潮起潮落?但是傷感與日俱增、深邃,像海一樣的深邃。幸福早已不知何時偷偷逝去,我奮不顧身,被迫讓世界仍在了苦海中。孤獨的是那麽殘不忍睹,它招招精湛,打的我傷痕累累.....可無人知曉,因爲在世人前,我依然牽強的走我的路.....

今夜沒有蟲鳴。黑鴉鴉的天二三顆星將滅將熄。我仿若死屍一動不動,無緣由想起那只鐵制小青蛙——三歲時媽媽買的,扭一扭發條它能在地上緩慢移動。一個午後我將它帶出滿臉自豪地向比我大一歲的丹丹炫耀:看,這是我媽媽給我買的。陽光在光滑的鐵皮上遊離,在我們烏黑的眸裏熠熠生輝。你得把它放生,丹丹說。我們杵在井旁,我看了看捧在手裏的發條青蛙,又擡眼看了看丹丹,她無比肯定地點點頭,指著青蛙用黑漆塗畫的眼睛,又說,你看,它在哭。

爸爸打媽媽。爸爸打媽媽。我太小了,我不知道這是爲什麽。爲什麽爸爸要打媽媽。爲什麽。我看見媽媽的額上現出腥黏殷紅的液體,順著凹陷的臉頰,流啊淌啊糾結了一地塵埃。她來不及捂住我的眼,沖過來一把將我深深埋入她炙熱的臂膀裏,不停摩挲我的發,喃喃著不要怕、不要怕……我看見爸爸嚇人的紅眼和他揚起掃帚的那只青筋暴起的手。全都看見了。看見了。爸爸打媽媽。爸爸打媽媽。

這些年來,空蕩蕩的心在被悲傷封印的同時虛無缥缈的度過著每個日日夜夜。然而那些傷痕,卻不能隨時間所淡漠,而是依舊承受著煎熬。直至磨滅的一點青春的氣息都沒了....只剩那些被丟棄的傷痕,永遠無法愈合。

時光飛濺,倍感孤單。短暫的青春中,似乎總有種無法止步的痛.....這種痛,讓我漸漸開始懂得了什麽是迷茫。站在這個角落,擡起頭來向前望了望,看到的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滄桑.....



夏夜。燥熱難耐。風扇對著席上的我隆隆地發出巨大的噪音。我睡不著,眼直勾勾望向窗外,思維極其清明。

閉上眼,似乎悲傷一下就能沉澱到心底.所有的曾經在心海蕩漾,所有的惆怅在心中默默沉澱,直奔心底......

“嗚哇——哇——”孩兒尖銳的哭聲驟然響起,思緒戛然而止。樓下一片騷亂還有女人細碎的哭噎。又吵架了,我挪了挪身子對耳畔的哭鬧早已習以爲常。叔叔又在打嬸嬸,真殘酷,GVBET網上想,晨晨才兩歲,那麽小。那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