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4ut36a"><u id="4ut36a"><tt id="4ut36a"></tt><tt id="4ut36a"></tt><span id="4ut36a"></span><noframes id="4ut36a">
        1. <legend id="4ut36a"><ul id="4ut36a"></ul><fieldset id="4ut36a"></fieldset><dfn id="4ut36a"></dfn><small id="4ut36a"></small><pre id="4ut36a"></pre></legend><ul id="4ut36a"><noframes id="4ut36a">

            ag放水規律_談陪伴

            • 時間:
            • 浏覽:4361次
            • 來源: 米胖網

            寂寞一輩子的人是沒有的。
            細想想,這話是對的。人的本質屬性是社會性,沒有一個人會一輩子都閉口不言。有了相互的交流,心在一定程度上就充實了,擺脫了寂寞。而更多的時候,並不是口若懸河、侃侃而談才能排解孤獨的情緒。有時,一個無言的陪伴比刻意的言語更能讓人感受到溫暖與慰藉。
            記得曾看過一部電影,叫《艾琳達》。電影的主人公是一個孤獨的女孩,父母不喜歡她,老師和同學視她爲另類,她活在一個寂寞的世界裏。一天,老師叫同學們踴躍舉手發言。艾琳達一個人高高地舉起了手,老師視而不見;老師叫艾琳達那一組同學依次站起來回答,叫到艾琳達時,卻跳過她,喊了她後座的那個同學。艾琳達成了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的人”。艾琳達跑出教室,奔往那片猶如屬于她自己的世外桃源——校園的小樹林,蹲下,呆呆地看著漸漸墜落的夕陽。
            當ag放水規律們都屏著呼吸,痛而無奈地看著艾琳達這樣慢慢被孤獨吞噬時,樹林的陰翳被輕柔的腳步聲踏碎,一個同她一樣年紀的女孩兒靜靜地坐在了艾琳達身旁,和她一起看遠方那輪搖曳著的、溫暖的夕陽。
            一個陪伴,是千言萬語。它可以是“我懂你”,可以是“我相信你”;而陪伴之所以溫暖珍貴,是因爲每種性質的陪伴,都是默默對被陪伴者說“我在乎你”。
            “我在乎你。”太多人缺失並渴望這種感受了。艾琳達如此,一些看似在事業上成功的人其實也是如此。很多人追逐金錢名利並不是單純地滿足自己的某種欲望,而是努力在尋求他人的認可,認可自己這樣奮鬥的生活有價值、有意義。可是在很多時候,他們會表現得很茫然,因爲他們缺乏一個精神上的依靠,缺乏一個對自己每一點付出與奮鬥都默默關注並予以肯定的人。陪伴的價值與光輝就在這裏。試想,當你明白自己“被在乎”時,可不是一謦一欬都有了實在的意義?
            同時,陪伴應也如真正的友情一樣,不必喧囂。簡單就好,溫和就好,付出你的真誠,就好。誰說最投入的情感一定轟轟烈烈?一舉手一投足,便是一份深深的懂得。
            如果說愛情是酒,親情是茶,前者濃烈,後者細膩;那麽陪伴只是一杯白開水。可它越是平淡,越能咂巴出滋味來。都說白開水最解渴,陪伴也便如此,它再簡單不過,卻正是我們所需要的。
            所以,珍惜別人給予的陪伴吧,因爲他們一定在關心著你;嘗試著給予他人一個陪伴吧,也許他或她不苟言笑,但一定會在心底感受到你送去的溫暖。
            陪伴是美麗的,因爲它會輕輕地湊到我們的耳邊,柔和而堅定地對我們說:“你不是寂寞的。”

             我無法說我喜歡應試教育,但同時,我也沒有資格指責它。即使我極度厭惡,即使在高壓中苦苦掙紮,我始終不敢說:“應試教育,是個錯誤。”是的,對于很多人來說,中國的應試教育是枷鎖,尤其是在高三奮戰的學子,估計都不知道詛咒了多少遍該死的高考。可是對于我,或者說像我這樣來自農村的孩子,應試教育卻是一根救命稻草,是我們飛出大山的翅膀。

            人生來就是不平等的。在他們熟練地敲著鍵盤、參加各種培訓班時,我們卻必須在太陽底下播種我們的生活;當他們面對著一書架文學作品抱怨時,我們卻只能渴望地望著店裏昂貴的書……除了成績,我不知道我還可以在哪方面比過他們,除了通過考試,我想不出還有什麽辦法可以讓我跟他們站在同一高度。他們在實驗室裏遊刃有余,我卻手足無措——村裏的學校,根本就沒有實驗室。若不是依靠分數,我現在就應該在工廠裏,任縫盤機的轉動碾走我的青春。也許,一輩子也不知道在夏天吹著空調睡覺是什麽感覺……

            私校的嚴不是吹的。在高壓下我也茫然,這種教育,簡直可以跟明清的八股取士媲美!很多人呼籲教育改革,我很理解,看同時我也很恐慌。我不知道教育會變成怎樣,卻想知道我的學弟學妹們要怎麽辦?鄉裏的學校枯燥而落後,什麽運動會、演講比賽幾乎沒有,若是不再以分數錄取學生,我不知道我們要拿什麽跟他們比。

            生活很現實。我這一屆,160多名兄弟姐妹,僅小升初就去了一大半,初中畢業後更是所剩無幾。我們八個好姐妹,現在只剩我一個讀高中,還有一個讀中專,其余姐妹,全都打工了。不是我們目光短淺,也不是父母無知,是我們,實在不忍心父母爲了我們而筋疲力盡。苦孩子求學的故事,我無法喜歡,我甯願卑微地生活,也不願我勞累一生的父母爲了我而負債累累。人的一生,很長,但也很短。我不想在我老了以後,像季羨林先生一樣發出“如果可以重來,我會留在母親身邊,即使一個字也不識,即使整天吃紅薯”的悔恨之詞。

            我們怕,怕“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打工的兄弟姐妹選擇離開校園,選擇放棄夢想,選擇安分守己打工。痛、累,依然撐著,而這一切,不過是爲了向家裏多寄一點錢,想讓已生白發的父母親不必再在烈日下受煎熬,想讓勞累一生的父母親可以休息休息……但是放棄夢想是一件多麽痛苦的事,我沒有辦法取舍,慶幸,我高中不必交錢(在我們中學前五名的來這裏讀可以全免),讓我有借口拖延做決定。

            于ag放水規律,始終在理想與現實中彷徨、彷徨……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