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打魚遊戲/收藏陽光

 三年級時,萬寶小學建成了,99打魚遊戲被迫轉了過去。初到那裏,人生地不熟,看到別人拉幫結夥的,而我卻像一只孤雁,後悔來到這。

  一天,我正在那埋頭苦讀,有人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打趣道:“別看了‘小博士’,走,跟我一起踢足球。”我看了看這個家夥,他的頭發就像一個被轟炸過的大樓,東倒西歪的,衣冠不整,乍一看,還以爲是不良分子呢!他等不及了催促我道:”快點,新娘子上轎啊!”不得已,我去和他一起踢足球了。

  漸漸的我們熟悉了。那天正好臨近期末考試,可是我的英語筆記不知飛到哪裏去了,急得我像油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就在這節骨眼上,他出現了,笑嘻嘻的問我怎麽了,我感到十分驚詫,感覺是他拿走我的筆記本,我盯著他:“如實招來,是不是你把我的筆記本拿走的?”他委屈的問:“什麽筆記本,我沒拿呀?”好啊,拿了我的筆記本不說,竟然還狡辯。我甩給他一個斜眼就走了,他驚詫地站在原地琢磨著我剛才的話語。第二天,我意外地發現我的桌子上有一個複印的筆記,因爲是用電腦打出來的我分不清是誰的筆迹。但是我突然想到是我最好的朋友——金九月,對,肯定是他。我跑到他那裏對他說了一聲“謝謝”,可是他卻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也沒問什麽。

  由于某種原因,在三年級的下半學期他突然轉走了。我並沒感到任何驚訝和悲傷,相反,我期望永遠也見不到他。

  又一個陽光明媚的一天,我正在整理書桌,突然一個黑色的筆記掉了下來。我打開一看,猶如一個晴天霹雳擊中了我。原來那就是我丟失的筆記本,它是我自己弄丟的,可是,我卻冤枉了他。我突然想起幾天前他寄給我的一封信。我記得我把它扔在了書桌後。我急忙拿了出來,胡亂地拆開封口,認真的讀了起來。當我讀到“你是我的好朋友”時我呆呆的站在那裏,外面的陽關似乎不在明媚,狂風在咆哮。我突然知道那個筆記本的來源。

  我把那封信連同那個筆記本放在我的櫃子裏。因爲我知道他們的身上凝結著他對我的友情

  直到此時,我才發現,我擁有這麽珍貴的友誼,可無知的我卻沒有珍惜,但那份友情卻一直在默默地關懷著我,讓我覺得溫暖。我終于體味到了友情的美好,他就像陽光一樣包圍著我,我將把這美好的友情之光收藏在心底。

一直以來我就極其向往著能夠去北海遊玩一趟,這次終于讓我逮著機會了,因爲我的寒假生涯就要來了。
  作爲高中最後一個比較悠閑的長假,此次的旅遊顯得格外的具有意義,到了北海後,我們就立即踏上領略北海的旅程。
  北海這座城市可以說是三面環海,身處其中就可以感受到一陣陣的海風向你吹來,我們的感官器官好像對其他的事物失去了本有的功能,通通只爲感受到大海的氣息所存在。在強烈潮潮的、略帶海腥味的大海氣息的催促下,想看海的願望“愈演愈烈”。然而,在這兒趕海是最有趣的了。
  清晨,我和媽媽一起去趕海。准備好後,我們便跟著一位當地的漁民出發了。
  金黃的沙灘,無垠、碧藍的大海,波濤起伏的海浪,自由飛翔的海鷗……眼前的景物宛如一幅活的五彩畫卷,讓我怎麽也看不夠。
  在毯子一樣柔軟的沙灘上,我們沒過腳踝的海水,低著頭,仔細找尋著被海浪推上來約的小貝殼、小魚、小蝦、小螃蟹。我雙手握緊小鏟子,使勁兒地鏟,不一會,一個深深的沙坑出現了,可我連一個小貝殼的影子也沒有瞧見。
  我納悶兒極了:“怎麽會挖不到呢?是不是地方沒有選好?不如換一處地兒吧。”于是,我向前走了兩步,再次費力地挖著。可是過了一會兒還是一無所獲,爸爸、媽媽已經挖了小半桶貝殼了,而我呢?我正感到郁悶,這時,伯伯瞧見我的小桶還是空空的,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思,摸了摸我的頭,親切地說:“挖貝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呢!首先這個鏟子要輕輕地拿著,然後再慢慢的鏟,聽見了‘咔咔’的響聲就說明有小貝殼了,再把它一個一個地掏出來,拾進小桶裏就行了。”
  聽了漁民伯伯的話,我抱著一絲希望。這次,我用一只手拿著鏟子,輕輕地撥弄著,一會兒“咔、咔、咔”的聲音響了起來,三個的小貝殼靜靜地躺在沙子中,我既驚奇又高興,將它們捧在手心上細細觀察,貝殼呈紅色、黃色、褐色,上面的花紋也都各式各樣,美麗極了。這些五彩缤紛的貝殼,就好像天上的星星那樣在海洋中分布著,這是一個多麽迷人的童話世界啊!
  憑著這次經驗,我又開心地繼續不斷地挖著,漸漸地我的小桶裏已有大半桶小貝殼了,望著這五光十色的貝殼,99打魚遊戲的心裏像喝了蜂蜜一樣覺得甜甜的,這次趕海真是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