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28/讓愛永駐人間

 用第一抹光線的純淨爲世界畫一雙眼睛;用第一朵花開的聲音,爲世界唱一支歌,用五分28們初次觸碰的一顆心靈,在緊張的考場寫出一段話:讓愛永駐心間。因爲善是人間永不改變的真谛!

  那名肉類加工廠裏的工人正是心中有善,才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地給保安打招呼,最終救了自己的性命。善不是虛僞,自大,做作,不是只索取,不給予回報,而是平日裏的善言善語,是博大、深遠、平凡的。

  真正的善是博大的。

  姚明的善是博大的,不僅僅爲人類奉獻自己精彩的球技,而重要的是他呼喚我們要保護自然,關愛動物,那不吃鮑魚魚翅的公益廣告多麽震撼人心,讓多少麻木的人重拾了那份對自然生物的愛心,避免了多少動物被殘殺與死亡。姚明的善,我們需要推崇,請記住: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真正的善良是深遠的。

  “人人生而平等!”聽,這是馬丁在呼籲,呼籲我們種族平等和諧,互助團結,當前種族問題愈演愈烈,而馬丁百年前就呼籲我們要心存善意,善待他人,善待異族,這是深遠的愛。這種愛會隨著時代綿綿流長。

  真正的善是平凡的。

  人常道:“出門走好路,出口說好話,出手做好事,這寥寥數語包含了人們多麽至真的善。“良語一句,三冬亦暖,惡語一言,六月猶寒。”這體現了說話有多麽的重要。這是生活的善,處事的善。

  看,那踏著三輪車拾破爛的老人是誰啊!是白芳禮爺爺,他日複一日地拾破爛以供大學生讀書,他的每一張錢裏都有善的汗水,靈魂的香味。我們對這平凡的愛蕭然起敬。

  孟子曾曰:人有四心——謙讓之心,善意之心,羞恥之心,恻隱之心。這就是善,就是人間真“愛”,無論是一生只做一件事的科技領航人朱光亞,還是堅守藏區12年的高原並蒂蓮胡忠、謝曉君夫婦,無論是綠了青山,白了頭發的人民好書記楊善洲,還是臨陣火災現場指揮的鐵血將帥劉金國,無論是托住生命的最好媽媽,還是悉心照料生病養母12年的孟佩傑,他們都啓示我們:讓善永駐人間。“不求大愛無疆,但求小愛有情。”

  “但願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曾幾何時,小虎隊的動感節奏,劉文正的童年歌謠,伴隨著我們從少年步入青年,從花開到花落,從春去到秋來。

  正如人們常說的那樣,一首好歌,能夠影響一個人一輩子。回想父輩們高唱《歌唱祖國》,激勵了人們爲社會主義事業前赴後繼,反觀今日,周傑倫的歌曲《蝸牛》作爲愛國主義歌曲列入學校的校歌。一石激起千層浪,可謂“冒天下之大不韪”。頓時,各大媒體報紙雜志網絡都展開了激烈的討論,而討論的議題就是流行歌曲是否適合成爲校歌。由此,我想只要是積極向上的,內容健康的歌曲,爲何不能推廣傳唱呢。但也有人說,流行歌曲豈能登大雅之堂,更不用說作爲校歌了,讓大家齊聲學唱。但如今我們這些年輕人,不都是整日與周傑倫爲伴,孫燕姿爲伍?既然都喜歡他的作品,爲什麽不能認同呢?

  我對流行歌曲並不反感,但有一點值得肯定,這樣的舉措與往常相比進了一大步!我們的社會還是一個比較傳統和保守的社會。盡管人們的價值觀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但在一些傳統觀念和現代思想發生沖突的時候,我們的老師我們的家長還是會告訴我們要選擇前者,這其實跟我們國家的傳統文化、曆史和思想有關。在今天,社會面臨大轉型,文化面臨大發展,傳統的思維模式正在逐步與國際接軌,爲什麽我們不改變一下思維方式呢?

  衆所周知,金庸是非常出名的武俠小說家。我也是讀他的作品長大的。可以說,他的作品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太好的地方。但總體來說,還是精華多于糟粕。他裏面有許多人生感悟和做人道理。有一段內容大家都印象很深,在“神雕俠侶”中,當楊過得知郭靖夫婦是他父親的仇人後,就産生了報仇心理。正在他准備對郭靖下手的當天,他陪郭靖視察襄陽城。當時,郭靖對他說了這一番話:“人們都稱我爲大俠,殊不知能稱俠義二字,有兩層含義,其一,憂國憂民,救民于水火之中,此爲俠之大者。其二,救苦救難,助人于危難之中,此爲俠之小者。”當時的襄陽,四面臨敵,郭靖夫婦救民于水火之中,可稱爲俠之大者!于是,楊過頓時羞愧不已,不忍下手。這段情節,深深地感染了我。並且直到現在,還在影響著我爲人處事的方式。

  因此,不能將流行文化一棍子打死,它們猶如一枚硬幣的兩面,需要五分28們去要審視與辨析,取其精華去其糟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