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bd id="49b58s"><dir id="49b58s"></dir><strong id="49b58s"></strong><em id="49b58s"></em><fieldset id="49b58s"></fieldset><li id="49b58s"></li></kbd>
                  <label id="s43t3v"></label><big id="s43t3v"></big><blockquote id="s43t3v"></blockquote><ul id="s43t3v"></ul><code id="s43t3v"></code>
                • <ol id="s43t3v"></ol><address id="s43t3v"></address><q id="s43t3v"></q><ul id="s43t3v"></ul><dfn id="s43t3v"></dfn>

                        如今,盛大娛樂們的生活中已經不再可以隨處見到馬了,但是,新世紀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攜龍馬精神,成爲奔跑在陽光下的千裏馬呢?

                        記者:“您知道電腦這回事嗎?”

                        記者:“先生您好!您是莎士比亞先生吧?我是未來時空論壇的記者,我能采訪一下您嗎?”

                        我喜歡《西遊記》裏忠心耿耿的白龍馬。喜歡那一襲一塵不染潇灑的素裝,喜歡小白龍傳奇的身世。對善良俊美的小白龍總有一些婉惜:唉,可惜了,從龍王之子變成他人的坐騎;有時又會爲他而慶幸:幸虧觀音菩薩網開一面,沒有置他死地,而是將他變成馬,賦予他保護唐僧西天取經的使命,總算讓小白龍這顆忠心沒有泯滅。可愛的白龍馬,與師徒四人共同面對艱難,任勞任怨。它不是那個沖在最前面的英雄,卻總是馱得最重的走得最累的無名奉獻者。他總是默默地,不張揚不爭功也不抱怨。當困難難以逾越時,它卻能挺身而出。孫悟空賭氣離開時、他善意地勸說八戒找回師兄,唐僧身陷囹圄時,他化作舞劍的女子大顯身手,勇敢機智地與敵人周旋、較量。無言的白龍馬,你是唐僧師徒的好助手,你是西行途中的善良使者。忠誠在你身上盡展無余。

                        我喜歡我家鄉田間小路上拉著車飛奔的馬,它們的身型十分勻稱,肌肉結實,步態優美,鬃毛還透著油油的亮光。它們很是馴良,主人往往只用幾個簡單的口令,就讓明白自己該幹什麽。它們幾乎不會把主人的命令執行錯。它們熟練地前進、停止、倒退、轉彎、爬坡,像機器一樣的精准。它們脾氣很好,我想一定對善待它的主人懷有深深地感激,于是拼盡氣力爲主人幹活,而且總是保質保量。它們很少傷人,很少耍犟脾氣,總是默默地、勤懇地勞動著,不管年富力強的還是老掉了牙的,他們總以自己的勇敢爲主人擔起風雨,馱起責任。他們像腳下的黃土地一樣樸實,拉車、拉磨、拉犁,它們已經是主人家的一分子。他們總是默默無語,只聽到那奮力蹬踢的蹄聲,只聽得那清脆的脖鈴聲,只聽得那吃飽時或賣力時那歡快而高亢的嘶鳴聲。

                        (時空一轉,來到了一代文豪——莎士比亞的居所,記者敲響面前的一道白門,門徐徐打開,開門的是一位滿下巴白胡子的慈祥老人。)

                        莎士比亞(雙眉微微皺起,滿臉的困惑):“電腦?那是什麽?用電的嗎?”

                        我喜歡“盛裝舞步”中典雅高貴的馬。“盛裝舞步”已經被列爲了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可見,人類在最隆重最神聖的奧運會上也需要一種最可愛的動物朋友與我們共同分享。于是,選中了馬。騎著馬表演的是紳士,高貴的氣質與高貴的衣著高貴的動作造就了極至的風度。那同台演出的馬呢,也盛裝登場,顯得光鮮亮麗、華貴無比。高難的動作、曼妙的舞步、無言的默契,讓人心中生出無數的,贊歎:這兩位選手可真是一對“黃金搭檔”啊!在那一刻,盛大娛樂們得到的不僅是感官的享受,而是心靈的震撼,源于人與動物的和諧之極。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