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4datki"></thead><address id="4datki"></address><em id="4datki"></em><optgroup id="4datki"></optgroup>
      1. <pre id="muiuot"><dt id="muiuot"><fieldset id="muiuot"></fieldset></dt><center id="muiuot"><em id="muiuot"></em></center><style id="muiuot"><dfn id="muiuot"></dfn><option id="muiuot"></option><blockquote id="muiuot"></blockquote></style></pre><u id="muiuot"><div id="muiuot"><ins id="muiuot"></ins><big id="muiuot"></big><strike id="muiuot"></strike><noscript id="muiuot"></noscript></div><th id="muiuot"><noframes id="muiuot">

            幺媽死了都3年多了,可抹不去她活著時的身影。
            記得她剛嫁到幺幺家來時,賭博排名網站去給她敬茶,她高興地給我糖吃,那感覺,我現在還能找回來。
            幺媽長得有點兒胖,一大把頭發可以梳成馬尾辮,一雙眼睛雙大又圓,長得挺好看,可是她有病。聽母親說:“那病是治不好的,是因爲腦膜炎影起的。”那病可真嚇人,就是突然間,人似乎失去了知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渾身發抖,像抽筋一樣,還用牙齒咬舌頭。真挺可怕的,我見了一回,嚇得我手足無措,只得大聲喊,讓幺幺把她扶起來。幺幺帶她治了好幾次,可就是不見效,老複發,連武漢也去過了,可就是沒效,醫生開的藥都吃了,還是不管用,後來幹脆不治了。
            幺媽因爲這病,受了奶奶多少氣啊!每當我過去玩的時候,都聽見奶奶在說她這不好,那不好,我就過去安慰幺媽,讓她別放在心上,又批評奶奶,不讓她說幺媽。
            其實幺媽是一個既勤勞又聰明的人。每次,我去玩,都看見她不是在纏稻草靶(用來燒火做飯),就是在洗衣服,偶爾看一兩回電視,都被奶奶說的要命,她似乎很大度,不管奶奶怎麽說,她也不做聲,讓奶奶說去吧!我問幺媽幹嘛不去反駁奶奶?她說了一句我現在還記得的話,那就是:說就讓她說去吧,反正又不費我的口舌與力氣。我似懂非懂地,直到現在才明白了。
            幺媽是個聰明的人。無論什麽謎語呀,腦筋急轉彎啊,她都能十分准確地猜出來,可她說的謎語我卻怎麽也答不出來,最後只得投降。一次,我與她猜字謎,輪到我時,我出了一個不雅的字謎:某某人在森林裏解大手。她聽後笑了笑,立即回答道:“是不是‘攀’字啊”!既然她猜對了,我就請她也給我出一題,她眼珠一轉便是一題:一點一橫長,一撇到南陽,南陽有二十個少先隊員,都帶著紅領巾。我想了一會兒,又用手搔搔頭,絞盡腦汁,卻始終猜不出來。我擡頭用投降的語氣說:“您告訴我吧!我想不出來。”她微笑著一邊用手比劃,一邊說:“是毛主席的‘席’字。”我恍然大悟,自然很佩服她。
            幺媽是屬龍的人。一般人們認爲屬龍的人很聰明,我通過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龍氣”,認爲她確實很聰慧,她還教我做過喇叭。摘一根蒲公英,把花的部分掐掉,只留下莖,然後用手把莖輕輕捏扁,放到嘴邊輕輕一吹,便會發出“嗚嗡……”的聲音,像蜜蜂的翅膀發出的聲音,經過她的啓發,我便把樟樹葉卷成筒狀,用手捏捏,照樣能吹出“嗚嗡……”的聲音。
            後來幺媽生了一個兒子,就是現在的雲雲弟弟,我的堂弟。
            雲雲弟弟有一個小搖籃,好像是她的外婆給他買的,我當時很羨慕,多麽漂亮的搖籃啊!它還有四個輪子呢!我推著搖籃到稻場上去玩,結果,推著推著,一塊小石頭將小車顛翻了,雲雲弟弟跟著也掉出來,摔在了地上“哇哇”地哭了起來,我嚇壞了,不知怎麽辦才好。幺媽尋聲出來,抱起了雲雲弟弟,數落了我一番,我哭著跑回了家,邊跑邊用袖子抹著眼淚,嘴裏嘟哝著:“以後再也不過去了。”可是三天一過,我又過去跟幺媽她們玩了,不過這次有母親陪著我,母親替我給幺媽道了歉,幺媽說:二嫂,您別說了,都是小孩子嘛,我那天的話可能說重了。”幺媽笑了笑,仿佛一切都過去了。我聽了很高興,從母親身後跑出來,繼續跟幺媽嬉鬧。
            幺媽是一個很大方的人。每次我向她借什麽,她都盡量滿足我。一次,家中來了客,母親讓我過去向幺媽借麻將,幺媽聽我說完,立即取出麻將箱讓我提回家。不過,幺媽也喜歡打麻將,她跟母親都很樸實,不像村裏有些人,經常耍賴,贏了,一拍屁股就走,輸了便想方設法非要贏回來不可。
            可是,幺媽最終還是遭了噩運,她去堰塘裏清洗衣服時,突然發病,掉進了堰塘……她再也沒有起來,後來奶奶發現她時,她已浮在堰塘,結束了年僅30歲的生命。
            母親時常說自己做夢時夢到幺媽,在夢中,幺媽還活生生地與自己談笑風生,可是醒來卻什麽也沒有了,有時,我看見母親失落的神情,真爲她少了幺媽這樣一位好玩伴而傷心。
            幺媽,我敬愛的幺媽,願您在天堂過得開心,快樂。你的侄女永遠懷戀您!
          ????

            每每讀到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背影》時,我的眼淚都會不打一處來,總會想起那個頭發蓬松夾雜銀白的父親,總會想起他那弓著腰的背影……
            我已有半年沒與父親相見了,想必是眼角的皺紋間又鑲上了幾許塵沙,黝黑的臉上又挂有泥土打制的吊墜,父親真的是老了。十八年了,父親穿梭于城市間,迫于家庭供給,在村鎮做點糧油生意,起先,生意做的是否成功要看別人的臉色,做得好些,家庭就能多點開支,做得少些,家庭就要喝涼水了。這與十八年之前截然相反,十八年前,父親是年輕的帥小夥而且也是十裏八鄉有名的知識青年。聽老一輩的人說,父親十八歲就做了小學教師,後來因爲家庭供給跟不上,被迫放棄了教書匠的職業,免于到了鄉鎮跑起了做小販的行當,十多年風吹日曬,成就了父親爲人處事的精明原則,在鄉鎮的糧油中有了點名堂。
            和煦的春風照應著明媚的陽光,父親鑼鼓敲打把我母親娶進了門,從那以後,父親的形象在鄉裏人的眼裏變成了唾棄、看不起,由于母親文盲的緣故,年輕的時候還要過飯,因此……這也許在父親看來沒什麽,因爲在走自己的路。但是恰巧是爺爺也與母親反目成仇,這給本來開心的家庭蒙上了一叢扯不開的陰影。次年,我降生了,給這個陰影的家庭帶來了少許的歡樂,但是聽母親說父親不從一次的在角落裏哭泣過,也許在別人看來“男兒有淚不輕彈”,是的,父親爲了口糧哭了,僅有的二分地,只是兩袋糧食,再加上收成不好,母親只能與父親挨餓了,沒了奶水,怎麽辦?我那時身體又虛弱,被人稱作出生時“大頭皮鞋都能裝下”的幼嬰。父親忌諱哀求別人,沒有辦法了,然而父親沒有向鄰裏借糧食,向鄰裏借糧食,只能在唾棄的基礎上在增加一份歧視,父親去了自己老師家中借了兩袋口糧。現在每次看待那飯鍋裏的米油,內心都會有一種酸楚。
            六歲那年,父親被迫下崗了,母親又生了一場大病,這給本來生活就不怎麽富裕的家庭又帶來了苦楚。爲了供給,父親緊隨著大伯,去鄉鎮當起了沿街叫賣的小販,父親把家中唯一值錢的工具——自行車用在了上面,用它從這村把糧油運到那村,就這樣父親與糧油生意打上了交道。我們家的生活也逐漸好了許多,在供給上度過了苦楚。但是在前幾年,意外發生了,父親在自家屋頂補漏的時候,不小心從房頂上跌了下來,跌碎了膝蓋骨。我曾記得,母親用三輪車把父親帶到了醫院,讓我在家望門,可是我哭了,看著母親遠去的身影,我的心……我不管了,我蹬著腳踏車,往鎮上醫院飛奔,我感覺我的心碎了,父親不知道有什麽情況,我的汗水陰濕了我的衣裳。在沙石路上,我沒感覺腳下的坑窪,我只有一個信念,我要我的父親,我要我的父親……到了醫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親呻吟著,我的心既是傷痛又是欣喜,知道父親只是摔碎的膝蓋骨,別的沒什麽大礙。那年也頂上糧油價格的飛奔的往上漲,父親在家養病,聽到這消息,父親急了,那時我才知道一個男人最重要的是什麽,是事業,盡管父親的事業並不大,但對于他來說是做到自足。聽醫生的建議,要想讓骨頭好得快,就要練膝蓋的關節,于是父親將腳放在床上來回的伸縮,急的時候一天練到晚。我幾度看到父親邊哭泣邊呻吟,我才知道父親太在乎這個家庭,太在乎我和母親。
            後來,我上鎮上上學,和父親見面的機會就更少了,父親每年回家兩次,那天父親回來家只爲了看我,第二天又急忙的走了,現在,每次看到父親的瘦小背影,我的心都會酸溜溜的,父親爲了家奔波,我真的感動。在我生命的日子中我會永遠愛你,賭博排名網站的父親。
            最幸福的人不一定要擁有最好的東西,他們只需把自己的壓力變爲動力實現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生活不是如何經受風暴,而是如何在雨中跳舞……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