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怎麽算隨機化_風景隨心

加拿大28怎麽算隨機化的生命是一根缰繩

珍貴只是牽滿了星星

我的年華是一塊夜屏

可愛只是匿藏著歌唱

星星的歌唱

都只是在哀悼輪回?

透明膠上的粘著的文字,都是我的一些過往罷。很久就睡在回憶裏,夢著那些曾經很真實的滿天星星璀璨的歲月;但是,夢屬于過去,夢想即便屬于未來了,不是麽?于是幻想。單純的幻想著下一個輪回,在圈圈圓圓的生命第二次。我揚起臉,看到的閃爍繁星和明明無無的月光,可沒有月亮,便亦無圓與缺之談。

我是一只烏鴉,那個冬天是我第二次生命的開始。我不明白,白色的季節爲什麽賜予我黑色的羽毛,茫莽的陰影擱傷了我的喉嚨,“呀——呀”的叫聲混淆著空氣變成哭泣。

不過單調的生活很快讓我習慣自己。

也許我的命運很糟糕,但是我一直過得很真實、純樸。並整天整夜如此樂觀地歌頌我自以爲了不起的生活意義,盡管我的歌聲使我狼狽——人們把我視爲倒黴之物,把我的忠告聽成詛咒——如此狼狽。

而我知道,這不過僅僅是黑色的奉予罷了。

舉頭,側目,忽見微閃星星。

我忍不住又叫:“呀——呀——”夜空很猙獰,欣悅只是星星燦爛地沖我笑。我也希望像星星一樣,微笑,大笑,甚至狂笑。可是我不懂得。

冬天的夜,漫無溫熱的夜,我孤立在光禿禿的枝頭,望著自己的投影不斷地打寒顫,于是飛回窩裏去。刺骨的寒風使我難眠,漫長寒夜,我數著天空中的繁星,直到啓明星也消失,然後對自己說晚安。

樹下面有位老人,是乞丐,老人蜷縮在樹邊,掙紮在生命線的最後。生命是一條線段,有兩個端點。起點很歡悅,但終點不一定。幾道寒風的镂刻,老人終于在顫抖中死去,但身子便不顫抖了。這是傷悲裏的幸福麽?我在老人上空盤旋了幾圈,然後哀鳴:“呀——呀——”隨即下面走過的路人說:“該死的烏鴉。”

其實,我何嘗不是在哀悼老人?

我依稀聽見星星的歌唱,歌唱老人的輪回。

那些星星的影子,搖曳在老人的明眸裏,最後墜落于他的輪回,老人目光呆滯。

這是我的第二輪回,只是還沒走到盡頭,我懂得這叫濃縮,濃縮在一顆閃爍的星星裏。

我是一只烏鴉,當走到線段的第二個端點,那便是我第二次生命的消亡,也是生命的第三次開始。我知道,墜落在輪回裏面的僅僅是星星的影子。

繁星。璀璨。

閉上眼,等待下一個輪回。

 某鄉黨委書記在其他人不肯多待的窮鄉僻壤幹了八年,將其建設爲美麗鄉村。面對山水,他感慨道:“心在哪裏,風景就在哪裏。”一語中的,風景隨心。
  俗語“情人眼裏出西施”不就是風景隨心的道理?某個人、某些事不見得多麽美好,只因你的心在那裏,那裏便成爲你眼裏最美好的風景。美國攝影師安德烈一直希望自己拍攝的紀錄片能在美國紀錄片頻道播出,對攝影師而言,那是不可磨滅的驕傲。他努力了很多年,妻子陪伴他很多年,但他一直都沒有成功。其間他閑來無事,會隨手拍幾張妻子的照片。後來他將這些照片展出,在美國引起了不小的反響。這些照片,有妻子在洗碗,有妻子曬衣。安德烈最喜愛的一張,是一個陰雨天,妻子目送兒女離家上學後,坐在桌邊看書,她將長發挽起,安靜的側臉美得不可思議。安德烈在接受采訪時說:“或許我更該觀察身邊,現在加拿大28怎麽算隨機化的心只在家人身上”。風景隨心,心停留在家裏,最美的風景就在家裏。
  普通人覺得恐怖的熱帶雨林,在冒險家、植物學家、動物學家的眼裏,有著世界上最美的風景。戈壁灘上不華麗的白楊,在茅盾眼裏是最美的風景。人們不愛這些景色,只因心不在那兒,若心在那兒,那兒的佳景便無可比擬。
  居裏夫人的心在實驗室,放射性元素放射出的射線繪制的雲空圖是她眼中最美的景色;球迷們的心在場上,球飛出時的軌迹是他們眼中最美的風景;雷杜德的心在玫瑰花上,畫紙上的玫瑰花是他眼中最美的風景。風景隨心,都說江南美景太美,可江南美景是構造上能有多美?究其原因,怕還是余秋雨在名篇《江南小鎮》中提到的:“江南不僅是江南,還是許多人夢境的發生地。”人們將想象,將心放在江南,于是有了陽春三月,草長莺飛,山水畫一般的美江南。
  心的所在地,就是風景的所在地。
  卞之琳在《斷章》中說:“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看風景的人的心在橋上人身上,橋上人成了樓上人眼裏唯一的風景,就像張充和是卞之琳眼裏唯一的風景一樣,風景隨心。
  心在哪裏,風景就在哪裏。遊子的風景在家鄉,雄鷹的風景在雲端,種子的風景在土裏。
  風景隨心,讓風景盛開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