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fadb3o"></dir>
<kbd id="fadb3o"></kbd><th id="fadb3o"></th><sup id="fadb3o"></sup><option id="fadb3o"></option>
            • <li id="1dxlr3"></li><optgroup id="1dxlr3"></optgroup><dl id="1dxlr3"></dl><fieldset id="1dxlr3"></fieldset>
                  • 快樂十分走勢圖_滿身花雨又歸來

                      紅樓中妙玉,她非四大家族中人,但她卻是一身孤高自許的氣質。
                    你可曾聽聞一種花名玉簪,因形似姑娘發髻上別的玉簪而得名?其色澤若上好的羊脂玉,又似仙人一塵不染的衣裙。自古常以它來比喻品質冰清玉潔的人,常說它是瑤池仙子發間的玉簪。想來以此花去喻妙玉最爲合適不過。
                    一直最愛妙玉孤高自許的性子。每每讀到妙玉的出場,腦海中浮現的總是一個眉眼如畫的女子,著一身白衣勝雪,衣上繪著紅梅傲雪,仿若圖卷中走出的仙女,“猶帶九天仙子氣,清香冉冉綠窗紗”。
                    她自稱是“檻外人”,生活隨性自然,縱使有些儉樸平凡,但卻自在安然。她非書中常常出現的主要人物,不似黛玉寶钗一般總是出現在書中,令人印象深刻。且性格又清高自許,總令人生出些許厭煩。然這性子卻正是快樂十分走勢圖喜歡她的原因。
                    賈府中人人皆喜歡寶钗,因她處世圓滑、待人親和、八面玲珑。但這一切實是她刻意維持,是“假”的。她懂得察言觀色、討人喜歡,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在賈府立足,贏得衆人的贊揚,爲她成爲“寶太太”鋪好必要的道路。
                    然而,寶钗的性格雖然的確是最適合生存在賈府的,但她總令人感覺不真實。這樣活,如此不自在,難道不覺得苦悶麽?
                    讀《紅樓夢》的人喜愛黛玉者居多,皆贊揚她“真”,說她雖是常耍小性子,但卻活得真切。然我則認爲並非如此。黛玉並非賈府的直系子孫,生活在一個幾乎完全不屬于她的環境之中,要找到一個立足點,且安全地生活下去有多麽不易。正如她初到賈府之時,不願多說一句,步步小心謹慎,生怕有人揪住她的一個小錯誤將她趕出賈府。這樣的生活,又怎麽可能完全活得自在?怎麽可能完全隨心所欲?這樣的黛玉,真的是活得真切麽?
                    我認爲紅樓中活得最“真”的人應屬妙玉。她生活自由無束,且不必在乎他人的看法,仿佛與世隔絕一般,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說自己真正的想法,毫無拘束,毫無顧忌。這才真是活得自在逍遙,活得愉快真切。她從不去在乎別人怎麽想、怎麽看,因爲她根本無須在乎,別人也無法幹涉她的生活。一檻之隔,卻仿佛天與地相隔。縱使不能像常人一樣大魚大肉,常要獨臥青燈古佛旁又怎樣,能以這些換一段自由的人生自當無悔。遂認爲,妙玉才是活得最真切的人。
                    且她的住處與世隔絕,種上滿園紅梅。試想冬季落雪後,一朵朵梅花頂著白雪綻放,妙玉獨自立于梅花樹下,佳人配美景,那是一幅多麽秀美的畫卷啊!
                    想來這瑤池仙子之名非她莫屬。

                      滄海霁月,落崖驚風。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在燈紅酒綠的都市中,在余音繞梁的低回處,在清風送爽,點點星光之下,人,如同窗外的簾燕,在歸途中幾度徘徊。

                      能見證人類在現代化的大路上越來越遠的一個代表性群體之一便是貓。曾幾何時,貓已經從肩負重任的衛家戰士蛻變成養尊處優的寵兒。當我們高唱“老鼠愛大米”的時候已激不起貓的半點兒鬥志——它早已轉變了習性,愛上了魚。是什麽使貓失去了捉老鼠的本能?又是什麽使貓從獵人變成獵物?我想說“不”,貓決不是坐享其成的觀望者,它的體內還潛存著奮鬥的本能。

                      隨著曆史的飛躍和時代的變遷,人類用雙手創造出生生不息的文明。文明的力量是偉大的,它不僅存在于精神,更滲透進政治、經濟等物質生活的各個領域,這不僅僅大幅度提高了人類的生活水平,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人類的生活環境。我們不否認這種變化帶給人類的優越,但伴隨著進步而來的種種矛盾也日益突顯。而對優越的物質環境,人們失去了奮鬥的本能,越來越不願勞動,甚至恥于勞動。各種高端科技産品及機器都以代替人類勞動爲主要目標。殊不知,雙手的解放引發了思維的惰性。奮鬥與勞動是大自然賦予人類的本能,而自然的本能在逐步褪去了,也標志著人類作爲一種自然的生物卻脫離了自然,離自然越來越遠。

                      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這便是自然留給我們的本能。情感也是如此。

                      “住在布達拉宮,我是雪域之王。

                      走在拉薩城中,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這是倉夾嘉措留下的詩句,也是他對于人性本能不可抗拒的寫照。他充滿傳奇色彩的一生,全是爲這種本能而活。他不貪戀權位,更不爲財富而誘惑,他的心,時時刻刻尋找人間最真實的情感,他把人間的至真至愛,把人間最美好的天性釋放得淋漓盡致。

                      問佛:爲什麽總也遺憾?

                      佛曰:沒有遺憾,無法體味幸福。

                      問佛:爲什麽下雪總在夜裏?

                      佛曰:美好的東西總在不經意間流走。

                      倉夾嘉措這樣問,人類也這樣問,因爲我們總是在美好中留下遺憾,正如我們已淡去的本亂。

                      貓被誘惑蒙蔽了雙眼,忘記了本能。但快樂十分走勢圖相信,人不會在科技的溺愛下失去追逐真性情的天性,更不會失去奮鬥的本能。人是一只簾燕,在自然的窗前徘徊,依然如泉般清澈,依然如茶般香醇,也依舊滿身花雨又歸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