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576xep"></bdo><q id="576xep"></q><button id="576xep"></button><button id="576xep"></button><div id="576xep"></div>
    1. <tfoot id="576xep"><strong id="576xep"></strong><select id="576xep"></select><noscript id="576xep"></noscript><acronym id="576xep"></acronym></tfoot>
                <blockquote id="wpks0x"><tfoot id="wpks0x"><div id="wpks0x"></div><em id="wpks0x"></em></tfoot></blockquote><del id="wpks0x"><bdo id="wpks0x"><strike id="wpks0x"></strike><button id="wpks0x"></button><fieldset id="wpks0x"></fieldset></bdo><ins id="wpks0x"><blockquote id="wpks0x"></blockquote><fieldset id="wpks0x"></fieldset><pre id="wpks0x"></pre><style id="wpks0x"></style><dir id="wpks0x"></dir></ins><bdo id="wpks0x"><strong id="wpks0x"></strong><tfoot id="wpks0x"></tfoot><dl id="wpks0x"></dl></bdo><form id="wpks0x"><table id="wpks0x"></table><table id="wpks0x"></table></form><b id="wpks0x"><span id="wpks0x"></span><strike id="wpks0x"></strike><th id="wpks0x"></th></b></del><dfn id="wpks0x"><tr id="wpks0x"><form id="wpks0x"></form><noscript id="wpks0x"></noscript><legend id="wpks0x"></legend><strong id="wpks0x"></strong><em id="wpks0x"></em></tr><li id="wpks0x"><u id="wpks0x"></u><sup id="wpks0x"></sup><strike id="wpks0x"></strike></li><fieldset id="wpks0x"><strong id="wpks0x"></strong><li id="wpks0x"></li></fieldset></dfn><dir id="wpks0x"><b id="wpks0x"><noscript id="wpks0x"></noscript><del id="wpks0x"></del></b><button id="wpks0x"><button id="wpks0x"></button><abbr id="wpks0x"></abbr><tr id="wpks0x"></tr><big id="wpks0x"></big></button></dir>
                  1. <acronym id="1v6psd"><fieldset id="1v6psd"></fieldset><pre id="1v6psd"></pre><legend id="1v6psd"></legend><q id="1v6psd"></q><i id="1v6psd"></i></acronym><strong id="1v6psd"><strong id="1v6psd"></strong><bdo id="1v6psd"></bdo><legend id="1v6psd"></legend><button id="1v6psd"></button></strong>
                          <li id="mv9ima"><select id="mv9ima"></select></li><fieldset id="mv9ima"><style id="mv9ima"></style><tfoot id="mv9ima"></tfoot><blockquote id="mv9ima"></blockquote><sup id="mv9ima"></sup></fieldset>

                                金尊國際,前進不彷徨

                                當深邃的天空掩映著煙花的美好與無奈,當恒古的大地凸顯著萬物的成長與凋零,當流逝的時光夾帶著記憶的美好與蒼涼,金尊國際意識到,那是悲哀也是絢爛。

                                擡頭看初升的太陽,他不會因誰的存在或消亡而有絲毫改變,他只是教導我們要有誇父追日般的毅力與信念,在人生這場馬拉松上取得先機,自由馳騁,留下鐵釘般的印記,能讓自己顧盼時不再彷徨。

                                我們是自然界最聰明的動物,也是最善于思考的動物。我們常常會問自己生命的意義,爲何要活著。前進,是爲了前進吧。這又不斷前進,不讓自己懈怠才會發現人生的終極意義。馮骥才曾說過:“運動中的賽跑,是在有限的路程內看你用了多少時間。人生中的賽跑,是在有限的時間內看你跑了多少路程。”人是脆弱而堅強的生物,不過百年時間卻能創造如此斑斓的奇迹。那些人的生命如夏花般燦爛。對于李清照來說,書寫詞賦是她的人生意義;對于居裏夫人來說,研究化學元素是她的人生意義,對于董存瑞來說,保衛國家就是他的人生意義。

                                而只有懂得珍惜時間的人,才配擁有。如此短暫,就要精悍。我們不能增加生命的長度,卻能加大它的密度。讓生命一如酸奶,可口而又不膩人。魯迅曾說過:“時間就像海綿裏的水,擠一擠總會有的。”如果能努力地控制自己多余的想法,便能專注地做一件事,從而有效地利用時間,否則,沒有自制力的人與動物有何區別?

                                人生是旅途,沿途風景靜好淡遠;也會是戰場,充滿了激烈的拼搏。往往不想安逸地坐在車廂裏欣喜地看著那些觸動性靈甯靜的風景,可這樣的人生無味,像白開水;而激烈的戰場上,總是槍炮陣陣,挺得下來的就是強者,傲視群雄不在話下。人生本沒有貴賤之分,但又好壞之分。沒有人甘做弱者,都會努力奔跑。

                                要堅強,會苦會累想放棄,但不能,我們要一直相信,不會有到不了的明天。腳下這條路,漫長又艱難,若沒有堅強的內心,何以走完它,何以漂亮的甩出一張滿分的人生答卷?

                                我們的人生,說到底,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前進過程,也是不斷完善自己的過程,不要貪圖享受,我們能擁有的,也只有那短暫的一輩子。就像現在的我們,努力學習不讓光陰在指縫中悄悄溜走,讓我們的青春無悔,如果說進一步則死退一步亦亡,我們要堅持下去,往旁邊去,也是一道優美的風景。



                                這早已是我們見慣不怪的都市場景!一群大學生打包將成堆的髒衣服帶回家,斑馬線上的青年由年邁的祖母督促著,父母哄著被老師批評後的“小憤青”……

                                愛已無處可逃,像幹熱風席卷而來,“滋潤”的是一大群中國孩子。

                                這種愛不是不讓我們感動,只是在感動之余,許多更爲珍貴的東西都被輕描淡寫地一提而過——愛還是潮水般湧來,孩子依然是那個在荒島等待救援的無助者。

                                當辛辛苦苦的付出換來的是漠然麻木或者驚心觸目的殺戮,我們或許該停下來思考一下,“幹熱風”式的愛是拯救了一批孩子,還是摧殘著我們自己?



                                他也是一個孩子,與所有的孩子相比,顯得格格不入。說他沒有父愛或母愛,顯得不切實際,至少這種愛對他來說是不完整的。

                                他從一個男孩過早地成爲一個大青年,布滿血絲的雙眼,寫的盡是不屈與抗爭。

                                “溫”風拂面的感覺他從不敢奢望,疾風驟雨已成爲生命的一種常態。

                                在厄運中盛開成一朵絢爛的花。

                                我們都知道他是誰,他就是曾經賺取中國人大把大把眼淚的洪戰輝。



                                一個在“疾痛慘怛”中辛苦輾轉,連“喊父母”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一群在和風細雨中徜徉恣肆,卻連最基本的行走都快忘記。

                                家庭在兩段不同的宿命中都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社會與學校仿佛已被遺忘,“三個大人一個孩”的四角戲總讓人覺得生疏。是學校、社會的缺席讓家庭在孩子成長中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還是這種固有的弊端造成中國的教育失衡?

                                西方早就提倡了“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三步走戰略,在各階段又詳細分劃,相互補充,做到家庭教育不過頭,社會教育,學校教育相結合。

                                從中走出的是體格健全,品學兼優的科學家、工程師、詩人……

                                而我們從家庭中走出的是嬌生慣養的柔弱寶貝;從學校走出的是“兩耳不聞天下事”“滿嘴謊話流行語”的新新青少年,從社會中走出的是疲憊不堪的煙鬼、酒鬼、網蟲……

                                中國人總是那麽無私奉獻,也許父母之愛只是一股摧人的幹熱風,相反,一場從天而降的疾風卻能吹出幾株勁草。

                                這樣的獨角戲不能上演,結局只會是兩敗俱傷。

                                在金尊國際們跌倒的時候,需要家的溫馨,教育,社會,學校的攙扶,這樣的愛才完整。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25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