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測網幸運28-童年

前天小林生日,神測網幸運28打電話祝福她。在挂下電話前,我跟她說了我在雜志上看到的這一段文字。電話那頭安靜了許久。突然,一個溫柔的聲音問道“你爲什麽記得我的生日?”我想都沒想就答道“因爲我記在心裏啊!”我清楚的聽見電話那頭的小林笑著回答我“我也記得哦。你的生日在3月26日。”

我並不是一個容易感傷的人,但是看著這段文字,眼淚卻不爭氣地流下來了。透過這些文字,似乎看到了我最不願看到的回憶。

田間,村落在秋日的黃昏裏全被一縷縷炊煙,一層層輕霧所籠罩,給村莊增添了幾分朦胧,幾分詩意,幾分溫馨的味道。

同時也落了一地的思念,拾起一片就拾起了一份感動。

在這樣的日子裏我喜歡翻翻昔日的老照片,手裏喜歡捧著一杯熱咖啡,然後美美的啜上一口,香飄四溢。整個屋子都飄滿了咖啡的余香。靜靜的聽著舒緩的音樂,然後將思緒輕輕梳理,讓思念如旋律般流淌。

這樣的夜裏月光如水,水如月光;這樣的夜裏思念如風,風如思念。

秋天雖沒有蛙兒歌唱,但樹上的秋蟬依舊不停的叫著,或許把春水叫寒,或許把綠葉吹黃,亦或許在吟唱這個秋天最感動的戀歌。我依舊走在高高的田埂上,微風輕輕飛揚,帶來秋天的況味。草叢間落了一地的細碎殘陽。

小時候,我最愛秋天了,特別是秋天的天空。我常常擡頭凝望那比平日更高,更遠,更藍的天際,秋多了幾分詩意,幾分明淨,幾分寂寞。所以常常喜歡在這樣的季節裏懷念往昔。

我承認自己是個感性的人,不夠理性,不敢正視這一切。心理老師早就告誡過我們:不是所有的友誼都能天長地久,即使害怕孤獨,也不能死死抱著“一輩子是好朋友”的美好願望不放手。但是,我一直想不明白,即使事實如此,還是想不通!難道友誼真的那麽脆弱嗎?

現在的我,似乎有些懂了。友誼是有周期的,它能誕生就意味著有死亡的一天,到底是哪一天,有的時候,神測網幸運28們自己說了不算。一輩子是一個美好的願望,可這個願望能不能實現,就是另外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