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真人電子_春天,畢竟是春天

BBIN真人電子不知道大多數人的鄉愁是個什麽,是寄于了多大的情懷與希望,那種感情有多深厚,又會不會隨時間而改變,甚至是不是會有鄉愁的情緒,我都不知道,不過我想,我也不必知道。每個人的鄉愁,是不一樣的。換句話說,鄉愁,是每個人心裏的特有的一樣情緒,可能都不需要別人來過問,只待我們自己,慢慢去理解和體會,漸漸接受或者見證。

雖然我們的鄉愁,沒有愁到台灣和大陸之間的距離。但是同樣讓人感到惆怅和難耐。長大以後,身處異鄉,縱然是比家鄉條件好許多的地方,我們也沒辦法更好的適應,畢竟你曾經生長的環境,塑造了你,習慣養成,是很難改變的。不僅如此,還會因爲要克制自己,盡力去改變,而感歎自己的家鄉和外地的差異了。更重要的是,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總會覺得少了點人情味的感覺,沒有歸屬感,雖然時間久了,也就沒什麽了,但是在那一刻,忽然明白一些老人們,落葉歸根的道理了。最讓人難受的,是家鄉那群可愛的人兒,陳年已久的地方,熟悉的味道,最純真的時光,也夾雜在其中,離我們而去了。

若是真要消去,怕是只有回到過去,沉醉在夢裏。因爲你離開的那幾時,家鄉也悄然的發生改變。一年一年之間的差距不大,多了幾年,再看家鄉,卻覺著好不熟悉。在家鄉的朋友們,反過來責怪那個離家已久的你說著早就變了,可是在你的記憶裏,卻怎麽也沒想過,熟悉的地方會變,更不會想到,會變成個什麽樣子。時間是一種沒有辦法去完美解釋的東西,在漫漫時光的路途中,家鄉是一種富有情懷的歸處。

晨曦的微風擊打著窗戶,望著窗外,一切略無春日的光彩。濕漉的泥土上,滿是落紅,那光禿的枝頭唯獨剩下幾片興許還是淩晨才剛剛抽出的綠芽。他們在微風中顫抖著,不知是恐懼現在,還是迷惘未來。似乎,這個春天,不再像以前那樣溫柔,那樣生機。

  手拿一把小傘,稍稍收拾衣裳,在微風的護送下,我離開了喧鬧的城市,來到了靜谧的回峰。幾日的春雨加雷鳴,即便是向來熱鬧的回峰也變得死氣彌漫。我搖搖頭,微濕的雨絲拂面,倍感冰涼,從身至心。每次學途失意,我便來此散心,在山頂上聞一份花香,尋一份靜谧,使被時代感染地十分煩躁的心靈得以平靜。

  十五個輪回,在外求學,哭過笑過,然而卻不曾畏懼過。可惜今日,我欲言棄。疼,太疼。我不再是我,不再那麽無知地前行,前方不知是否隱藏著多少困難等著我。如今,好想像王冕一樣退隱,不問塵世,功名利祿于我如浮雲。

  春水漾,雁北還,寒霜褪去。敢問大雁們,家鄉的那頭是否可好?呱呱幾叫,悲涼,天空暗淡,也許他們也不愛我這失敗的人。我默默地流下了淚水,想念她,想念你那典雅的情,樸素的風。鄉,你是否還會接受我這個失敗的人?

  轟隆一聲,雷鳴告訴了我答案。我閉上眼睛,不敢再奢求什麽了,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就連最後葉落歸的根也不願接受我,如今,我除了流淚,無可奈何。

  然而,我還有身旁的這些淒涼的落英春草相伴,即便是雨下得再大,我也無所顧忌了。春天變了,世道變了。這一刻,過得好漫長。

  第二日,當我再次懷著沉痛的心情來到回峰頂時,我驚住了。一切似乎複蘇,春日二次來臨。柳芽抽枝,迎春點綴,日光透過雲雨之間的縫隙,向世界投射出那久違的光明。楚溪的水變得十分清澈,觸冰涼,心溫暖。生命找回了自我,春天回來了,還是那個春天,不變。

  南望,家燕飛回,喳喳喧鬧,帶回了來自家鄉的期盼。她說,不論成敗,家永遠都在;不論貴賤,鄉永遠不變;不論生死,情永遠不滅。家鄉,永遠是你最後的歸宿。

  我靈魂顫動,似乎我錯了,不到最後,我就不算輸,我應該爬起來,即使家鄉不在意,然而我卻要讓家鄉以我爲豪。只需竭盡全力即可,至少,我問心無愧。

  浩瀚星空,少不了晨星隕落;燦爛春景,少不了一花凋零。因爲星空,畢竟是星空,春天畢竟是春天,生命的存在總是有意義的,只要心靈不松懈,則春天永不黯淡。

  日撫楊柳,春風入畫,群芳爭豔,獨醉梅園。

出門在外的人,想念家鄉的情緒,就好比席慕容的《鄉愁》離別後,鄉愁是一棵沒有年輪的樹,永不老去。不管在外的日子多久,BBIN真人電子們歲月的年輪如何一圈又多了一圈的增長,思念家鄉的那份情緒,是怎麽沒改變的。

小時候不解鄉愁的滋味,並不是沒有離開家鄉,而是太小就離開家鄉,不太能夠明白離家的傷感,更不能夠描述出鄉愁的意味,大多只能從書裏得到。那時候最能夠從中感歎的,就是余光中先生的小小的,卻包含著情意的《鄉愁》。哪怕是現在,提起一句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都會叫人感到有些懷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