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y1m8m"></label><ins id="ey1m8m"></ins><sup id="ey1m8m"></sup><q id="ey1m8m"></q>
    <ins id="ey1m8m"></ins><thead id="ey1m8m"></thead>

                            寶博鬥地主_生命的逗留

                            走了不久,寶博鬥地主漸漸的發現我手心裏的花兒好像在慢慢的凋謝,我有些吃驚。诘卻說這很正常,有好多花兒在離開了更不就都會因失去養分而終結了它美麗的一生。于是,我的心裏便産生了一種負罪感。有一種撕心裂肺的悲哀如鋪天蓋地的襲來,那種黑色的悲哀,是最疼痛的彼岸花之舞。

                            我說:“我還想看看更多的風景。”

                            這樣想著,我終究還是摘下了它。

                            于是我又在責備自己當初。強烈的負罪感讓我很是吃力。我對诘說:“你先走吧。我會在這裏等你。”我始終沒發現這次登山的樂趣,反而卻都給自己的心底多增添了幾絲愧怍。

                            每一個人都有一條生命之線,不斷流失,不曾斷送,他吸附著時間的魔力,以一種無以倫比的精神蜿蜒向前。而僅僅是因爲一個逗留,便在雙方的心中都留下了遺憾。

                            它在這裏的曆史應該很悠久了吧;它可能看到過這老街從繁榮到沒落的過程;它正在回憶、抽泣,抑或只是淡漠地看待這一切。它有老街的古老,甚至更古老。它每天在這裏看著過往的行人,不孤單嗎?

                            花兒說:“我還想活得更長一些。”

                            诘同情的望了我一眼,便有向山上大步邁去。我望著手中已凋謝的花,陷入了沉思。

                            在這過後,我便開始思考怎樣把它放在我的手心裏,帶走這位驕傲的公主。诘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走過來輕輕伏在我耳邊說:“走吧,還有更漂亮的景色呢,不要讓著可愛的生命逗留下來。”我有些不舍,這種花我是從來沒看見過的,又給了我極大震撼力。也許在它心中,遠離這永遠也成不了材的雜草,被人采去做爲永久的紀念才是它最大的夢想吧。

                            也許,命運就是如此,它不屬于我們生活裏的一部分,卻用一種抽象而顯而易見的方式讓寶博鬥地主們時時刻刻銘記在心。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