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9娛樂|過往

海燕在狂風暴雨中翻飛,堅強是她對未來的誓言;蛹在堅利的繭中艱難地蠕動,堅忍是她對青春的誓言;青松在深冬飛雪中傲然挺立,堅定是她對生命永恒的誓言。
今天,書海翻湧中,pai9娛樂們劈波斬浪,揚帆遠航;明天,在通往成功的路上,縱使刀山火海,我們也將咬緊牙關,奮然前行,因爲堅強、堅忍、堅定,亦是我們十八歲最壯麗的誓言。
十八歲,我們要學會堅強地承擔。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十八歲,盡管我們的肩膀仍柔弱,但來自家庭、來自社會、來自祖國的希望與責任都要求我們必須堅強地將其承擔下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明天是我們的明天,中華是我們的中華,天下是我們的天下”,當年,偉人毛潤之唱響了其青春的誓言,今天,我們沿著偉人的足迹挺胸闊步,向天地承諾:中華民族的複興使命請由我們來完成。
十八歲,我們要學會堅忍地付出。
童年自由嬉戲的背影已然漸漸遠去,流向我們再也夠不到的遠方;昨日球場上揮汗如雨的記憶也已被塵封,因爲十八歲注定意味著付出,爲了一個絢麗的青春而付出嬉戲,付出幻想;堅忍地凝神苦渡,靜待神悟。肩負的希望與責任讓我們不得不埋頭書海,爲了能在旭日下破繭而出翩然舞動的青春,爲了有朝一日能夠讓祖國重振雄風,驕傲的擡頭,我們將銘記誓言,堅忍的付出,因爲我們堅信,涅槃之後才有鳳凰!
十八歲,我們要學會堅定地走下去。
十八歲的天空,不可能總是風和日麗;日出前的黎明,必定交織著寒冷與孤獨。冰心曾說:“只有透過雲翳的霞光才是最美的霞光”。于是在風雨中我們堅信並笃信,只要走下去,夜的盡頭,必然有一輪紅日在爲我們冉冉升起!
十八歲的誓言,喊出“爲中華崛起而讀書”的抱負與“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勇氣;十八歲的誓言,唱響青春的凱歌,點燃璀璨的夢想;十八歲的誓言,亦是我們對人生最莊嚴的承諾。
十八歲,我們揚帆啓航!明天,請爲我們而喝彩!
十八歲,加油!

夢中記不住星星點點,現實中逐漸忘卻的人
回憶不是變得克制,而是渾濁不清
你是否來過,而我是否又錯過。
連時間的維度都未能將你套牢,捆綁在記憶中讓他真實的存在。
既然都是留不住,何不繼續對這病症懷有好奇之心。
是的,全部的夢境當時一點點都沒有記住
蒸發無痕。想象也全然變成不可靠的東西。連一切究竟是否有顔色都在懷疑。
某一日的午後,和煦的陽光,往日熟悉的溫度觸覺逐漸被自己溫習,只不過是個可以曬被子的炎熱夏日,發呆中想起了某夜的夢中場景。
北邊的天空出現一絲絲光芒,一點一點的蔓延到整個天空,在黑暗中舞動,回想寒冷的溫度中,雪地上的反射,四周的空間白晝一樣明亮。本應是美景,卻令人感到畏懼。
書上說,在愛斯基摩人的傳說中,極光是不祥的預兆,他們相信他從天而降的光芒,是來帶走他們的小孩。對不明白極光如何而來的他們,那是一種詭異的光景,絕對稱不上美麗。
現實未見得的現象,卻存在于好不容易回想起的夢境裏,我認爲它確實像傳說中的一樣,可能已經帶走些什麽。
在旅途中,聽著音樂,看著車窗鏡框中劃過的風景,想起過往的許多事,漸漸難辨真假與是否真實的發生過,逐漸明白與太多人之間的往來糾葛,都只是辜負了時間,沒有留下任何的意義。爲何你不能和他好好的道個別,爲何你沒有收獲他對你真心的祝福。諾言是否真的值千金,許下的又完成了多少。
我知道我的身體裏越來越難以盛下殘缺的碎片記憶,又不知該如何做個了解,年紀漸長,希望每一路都可以走的從容沒有牽挂,夢中一整片天空的絢爛極光,我是真的希望它帶走那些未了卻的牽挂。隨時間慢慢忘卻,卻真的不是件壞事。
有朝一日如真有機會見得一整片天空的極光,我希望當時耳機裏可以伴隨著這首歌,在這段音頻裏,我把它唱給你聽。雖然他唱著,我曾經眼裏只有你,其實那個你是誰,pai9娛樂可能已經忘了。